【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炮友vs女友︰性事後空虛與談心後得滿足

發佈時間: 2020/11/24

「我跟她拍拖兩個月,她對我很細心,兩個人一起時很開心和放鬆。我很喜歡她,但內心有一種拉力。我覺得她吸引,跟她一起時會有性慾,但腦裏卻提醒自己不要太快跟她上床。這種感覺很陌生。」他說。

我問他︰「有慾和性反應卻沒有性行為,你認為有甚麼問題?」

「過去跟不同女生交往、上床,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

過去數年,他常在網上交友App游走,覺得有性需要就跟女生約炮。人妻、單身、中年、年輕、職業女性、家庭主婦、大學學生……他的性經驗豐富,但拍拖卻是首次。「食女」無數的他,約會不約炮,當然陌生。

「約炮與約會的經驗有甚麼分別?」我問他。「以前找SP,性需要滿足後,身體很累和有種空虛感。現在約會,很多時在談話,要用心聽那麼多說話也很累,但有一種實在和滿足感。」跟炮友只做不談,性滿足後是累與空虛;跟女友只談不做,累之後是滿足與實在。他笑說,有一次她將年少時父母離異的不愉快經驗告訴他,一談就是3小時,他累得回家後就昏睡,卻感到一種親近和信任而來的暖意。

對很多人來說,有性需要就去滿足是理所當然,為何要抑制自己的性行為?「她對身體接觸的看法跟我不同,她對性較謹慎。兩個人一起必須有尊重,因此我應該尊重她的想法。也因為這種分別,令我更加覺得我們的關係與過去的SP關係不同。」他語氣確定的說。他的轉變,是由於對「她」的理解和態度起了分別。以前那些「她」,是一個object,只是滿足自己性慾的物件,不太需要考慮她們的感受;而現在的她,是一個有情有慾有經歷的人,是他很想與她有情感連結的subject,故他約束自己的性行為。

沒有約炮的約會,他不覺得將就,因為他看到的是將來。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