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僧侶上戰場

發佈時間: 2020/12/03

上回講到村上春樹懷念父親的作品《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在他筆下,把父親自小就受佛教教育,並且在學校認真學習,準備日後成為僧侶的往事娓娓道來。

心思敏銳的村上春樹在幼年時,已經察覺不妥。一個不殺生的僧侶被派上戰場,必須為國殺敵,到底心中有甚麼想法?書中輕輕記錄了父親這段往事,一個從和平的深山寺院被投入戰場的人,想必精神陷入極大的混亂。

幾十年前父親面對宗教、民族的掙扎,幾十年後兒子致力反戰,這件沉重的往事,父親難以啟齒,兒子也難以下筆。

這令我想起另一本書,記述了類似的情景。日本作家熊谷伸一郎訪問老兵金子安次的著作《金子的戰爭》,老兵金子憶述在中國戰場,軍隊訓練日本新兵,進行「刺殺俘虜訓練」,一名原本是僧侶的新兵被迫學習用刺刀殺中國俘虜。

他說自己是出家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殺人,長官「拉起他的衣領,強迫他站起來,喝道︰『刺他!』」,新兵說︰「我幹不了!我幹不了!」涕泗縱橫地哭起來。最後,新兵還是沒有殺人,可自己也被打得命都快沒了。

但不久之後,大家都要出去作戰,這位僧侶新兵最後也照樣殺人。

戰爭,充滿慘痛的回憶,很明白村上為何不想着墨太多,因為太血腥暴戾,沉重得失去了靈魂。

(本欄逢周二、四刊登)

撰文: 張宏艷 資深傳媒人、資深港媽
欄名: 每日驚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