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大學生被制裁

發佈時間: 2021/01/29

本周有一宗半與大學生有關的新聞,值得探究一下。

第一宗是新界南總區刑事部的陳志昌警司開了個記者招待會,報告早前已拘捕的4名中大學生及另一名在逃學生的情況。事緣在本月11日正午時分,有9名蒙面黑衣暴徒在中大港鐵站拒絕保安所執行的出入管理措施,並推倒鐵馬,又用白色不明粉末襲擊保安,全部過程被CCTV所錄下。事後,學生並無對涉此刑事案作出自省,反而毫無悔意,只是把事件淡化為學生與保安間的衝突。

這位陳警司原來是中大舊生,他亦利用記者招待會的機會,以校友身份發表痛心之言,並譴責有些學生以近似黑社會的方法欺凌校園保安。他的感嘆,我深有同感,校園保安是社會中的弱勢社群,受命於校方保衞校園的安寧,但並無多少「戰鬥力」,飽受納稅人供養的大學生,在年富力強之際,卻跑去欺負一些盡忠職守的保安,經過2019年的黑暴,我們對大學生的暴徒行為已不再驚訝,但失望卻是難掩。

漠視校規 自以為違法達義

另外半宗新聞是科大的學生紀律委員會決定處分學生會的會長及內務副會長,要他們休學一個學期。為何說這是半宗新聞?這本是校內對行為不檢而且不聽勸喻的學生的一種必要且十分輕微的懲罰,本來並無新聞價值,但有些媒體還是報道了,所以我只能把此視為半宗。

學生犯了甚麼事?去年6月底有些學生在校園張貼港獨文宣,事後又拒絕移除,並且還在校園北閘再張貼文宣,我當日剛好路過,倒是目擊有幾名看似不到20歲的學生在做此事。學生會也涉及多次不當使用校園設施,也不理會校方控制疫情的防範規則。經過近半年的聆訊後,校方才作此決定。我在科大曾在涉及本科生的事務上工作過10多年,完全明白作為老師,我們往往都本能地希望能對學生從輕發落,讓他們有改過的機會,就算是對一些屢有作弊的學生,按校規是要開除的,但有時校方也未必肯下狠手。這當然有缺陷,因學生作弊是對其他誠實學生的不公。今回學生犯了校規,若不懲罰,一樣有負納稅人委託,未有盡好保護校園設施及師生員工健康的責任。

這次兩所大學學生犯了校規,就算不談觸犯刑法的部分,也反映出有小部分學生目無法紀,完全忘記大學是由納稅人付的錢建立起來,校方有訂下校規保護校園及師生員工的責任,學生若被取錄而又願意就讀的話,便等於與校方簽了合約,需要遵守校規,若不願意可以退學。但那些黑暴學生當然不作此想,眾所周知,他們自以為違法可達義,所以不惜攬炒。他們真的願意與社會其他人同歸於盡嗎?也許有小部分人肯這樣做,但大部分不會,他們只是以為對手會先崩潰,所以肯繼續下去,在他們心目中,總的對手是誰?當然是中央政府。

黑暴文宣 經不起事實考驗

我們在此先不用理會這套港獨邏輯是如何的不符公義,但可輕易看到這些人的判斷力是極度低下。中國正處於歷史上未曾見過的盛世,國力急速上升,把21世紀看成是中國的世紀絕不為過。黑暴以為有美國的幫助便可遏制到中國的發展,但從這幾年的實況看來,黑暴及其背後的文宣,你幾乎找不到一個預測是經得起事實考驗的。他們以為美國貿易戰會贏,中國經濟會崩潰,特朗普會在選舉中大勝,疫情會重創中國,但對美國無甚影響,但事實是,美國已徹底輸掉貿易戰,中國在疫情後,是世界唯一一個經濟有正增長的大國,特朗普輸掉大選已人盡皆知。黑暴及其背後推手若是在一兩個推斷上出錯,也情有可原,但全方位的錯,卻使人驚奇。若錯了仍不懂反思,他們這一輩子便是廢掉了。

反思甚麼?最重要的檢討自己的思想方法出了甚麼問題,以致對事實與證據都不尊重,只是選擇性地聽自己喜歡聽的話,在網上的回音廊中沉溺,看不懂世界,卻反以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在此,我不由不把他們與半世紀前香港的大學生相比較,當年學生有4個口號︰「放眼世界,認識中國,關心社會,爭取權益」。今天的學生對世界大事若不是茫然無知,便是完全誤判;對中國則只相信一些反華分子製造的假新聞,沒有親身到內地深入了解,對內地的發展脫節;關心社會嗎?是關心的,但同時又對港人的財產大肆破壞,社會安寧不放在他們眼中;爭取權益?違法的結果是多名年輕人前途盡毀。

我曾被邀對香港一批似是總督察級的警官講述世界及香港當前的形勢,當中我提到我並不痛恨造反的年輕學生,他們思想幼稚,雖也要負上法律責任,但他們也是受害者,真正要譴責的人是把他們推向深淵的背後黑手。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