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哈利波特》的「煩惱」

發佈時間: 2021/04/09

女兒的大學教授說他小女兒喜歡看《哈利波特》,問女兒借書看,令我想起一件陳年往事。

那時女兒10歲,仍未喜歡上《哈利波特》。一夜,帶她看《冰河世紀》電影首映,遇到一個曾訪問過的名人,他和太太帶着子女一起來看。開場前閒談,記得他兒子在一名校就讀,當時該校正申請轉直資。問他意見,他說︰「當然嘛,起碼『叻』的學生可以一齊,不用怕中央派位派了一些差學生,而且家庭背景沒那麼複雜。」

他算是70年代精英教育的成功例子,讀名校港大畢業,做過上市公司的MD。每天早上5時起床,幫兒子讀書,他說晨早時分的記憶力較好,而且孩子是要迫的。說時一臉肉緊。

他知道我女兒讀國際學校,問我女兒讀完《哈利波特》沒有。女兒說沒有,not even a page,他太太有點不相信,「不是吧!聽說讀國際學校的學生連《魔戒》都讀了。我兒子差不多讀完前2本《哈利波特》,現在讀《The Prisoner of Azkaban》,還有幾十頁便讀完。」

當電影播放至接近結局時,他們站起來要走,說要趕回家讓兒子睡覺,第二天還要上學。他太太說等陣還要讀完《哈利波特》才睡,第二天開始讀《魔戒》了,否則追不上。

不知道她說的「追不上」是甚麼意思,只看到她兒子離開時眼睛仍盯着熒光幕。我女兒正看得津津有味,她沒有讀《哈利波特》,也沒有讀《魔戒》。她喜歡的作者是Enid Blyton,寫的全是小故事,都是童話、精靈、探險等小女孩讀物。她讀不讀《哈利波特》沒有甚麼大不了,反正我也沒讀過金庸。

閱讀是一種樂趣,縱是小孩子,讀甚麼也應該由他們選擇。過了一、兩年,女兒看了《哈利波特》,也讀了《魔戒》,而且很着迷;她不但看書,還聽audio book,多年後借書給教授的小女兒,並交流心得。(本欄逢周三、五刊登)

撰文: 潘少權 喜旅遊 穿梭南北東西 愛讀書 探索中外古今
欄名: 天地#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