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周末逛畫展 認識變遷中的香港社區

發佈時間: 2021/05/07

「點、綫、面」是繪畫的基礎。從一個一個將會消失的地點開始,一群本地城市畫家運用畫筆勾勒出綫條、添上色彩,畫成一幅幅平面背後留下歲月痕迹的速寫,與社區連結。好趁周末,來到變遷中的長沙灣畫展場地,欣賞躍動在畫紙上快將消失的我城景物。

「要畫快啲畫呀!呢度就嚟無㗎啦!」兩位城市畫家(Urban Sketcher)Alan Cheung和彭啤苦笑着告訴記者,每當在舊區街上速寫的時候,身旁路過的街坊不約而同都會對他們說以上一番話。「街坊住在當區幾十年,他們會專注自己的社區;而我們經常遊走不同區,我們見到的會比街坊更多。所以每次重複聽到這些話,感受是倍增的。」生活在重建中之觀塘的彭啤慨嘆,「一區如是,另一區如是,即是全香港都是如此。這樣就有點奇怪,為甚麼這個城市會變得那麼快呢?」

2007年彭啤從自己社區作起點,獨個兒坐在消防栓上或向報販借摺凳,便動筆畫起來。畫吓畫吓,在街頭跟志同道合的畫友交流,遂於2016年組成了城市畫家團隊「畫下嘢」;名稱既有隨意畫之意,也是畫下一些即將消失的城市景物。「我們取材多數是建築物。譬如我的速寫是一個場景,建築物之外,也會將當時出現的人物畫進畫中。」團隊的中堅分子Alan解釋,他揭開sketch book其中一幅轉角樓速寫,旁邊就畫了當時路過看他畫畫的女孩;他自數年前從工作廿多年的4As廣告公司創作部退休後,重拾久違的嗜好,與彭啤正是在上環城皇街不「畫」不相識。

與地區組織合辦導賞團

疫情前,「畫下嘢」會伙同地區組織合辦速寫導賞團,帶大家先來認識社區再畫畫,長沙灣、深水埗、茶果嶺、土瓜灣,這些變遷中地區,都留下過筆跡,「希望透過城市寫生來認識我城的社區」,彭啤多番強調這個宗旨。「像唐樓、舊式招牌,這些其實都是原本的香港特色,連香港旅遊發展局也用來作推廣。」Alan緊接說,「你一方面推廣這些有歷史價值的事物,但另一方面又不斷清拆,令舊建築愈來愈少,你叫旅客來看甚麼呢?」許多原本熟悉的事物,他們感到正在光速間變成陌生。倒不如做一己擅長之事,自己畫作自己展。

團隊於是與位於長沙灣的咖啡店Contrast合作,在店內舉辦「我們終將失去的……香港風貌」寫生作品展,15位不同畫風的城市畫家,筆下全是我城「現在進行式」的速寫,「這些全是有消息指計劃拆卸、改建或將會重置的地方。」彭啤數說,這些地方包括觀塘裕民坊、北角皇都戲院建築群、土瓜灣鴻福街,以至銅鑼灣避風塘三角天后廟船艇……等。至於他們二人展出的個人畫作,反而遠離了城市。

以自己方法記下社區面貌

彭啤描繪的是被移為平地前的蕉徑農田。「政府計劃將本身就是農田的蕉徑改建為農業園,原本在年底才約滿。4月初在沒有通知情況下,鏟泥機突然進入農夫朋友的田,友人趕到所見,前一天還在打理的農作物已經被連根拔起……」他帶點憤慨說,「香港很難得可以有一個這麼大的農地,寫生前,農夫還給我們介紹田裏這一片在種甚麼、那一塊又種甚麼,所以感受很深。」不期然想到《山林道》歌詞所寫「當初說/這裏有天/會由樹/變成路/一醒覺經已殺出/這條路」。

同是鄉間,Alan選擇俗稱香港後花園的南生圍為繪畫對象,他說:「久不久就會聽到南生圍突然間火燭的消息,好奇怪!背後好像有一股Thanos(電影《復仇者聯盟》角色)的力量,這個地方會在『彈指』間失驚無神地消失了。我們還去得幾耐呢?」

好趁「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前,各人以自己的方法,去認識、記下自己社區的面貌。彭啤特別提到畫友Ming Lee的般咸道石牆樹畫作,「之前老樹被斬後,現在已重新長出樹葉,而且長得好茂盛啦!我想說的是,就算外在環境怎樣變,只要我們不放棄,一定會有希望。」

展覽日期及時間︰即日至6月20日,9am-6:30pm

地點︰長沙灣福榮街512-518號依時大廈地舖Contrast

查詢︰www.facebook.com/wahayeah

攝影︰林良明

撰文︰陸悅

美術︰顏玉玲

周末逛畫展 認識變遷中的香港社區

彭啤︰2007年起再拾畫筆,喜歡畫建築物。今次畫作主題是未移為平地前的蕉徑農田,以黑色針筆勾勒綫條。Alan稱讚他常以多綫條繪畫,很細緻。

周末逛畫展 認識變遷中的香港社區

Alan︰2014年退休後重投畫畫興趣,畫建築物,亦畫人及動物。今次畫作以香港人熟悉的南生圍為速寫對象,他偏好用水溶性顏料,化墨感覺較重,風格較為隨心。

周末逛畫展 認識變遷中的香港社區

畫展亦有售賣多款畫家作品明信片。

周末逛畫展 認識變遷中的香港社區

訪問當日,Alan帶記者到較早前畫過、位於福華街及昌華街交界的轉角樓,畫作也畫下偶遇的女孩。

周末逛畫展 認識變遷中的香港社區

15幅城市寫生作品展示在咖啡店Contrast的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