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前綫醫護分享接種百態 夫婦瞞已打國藥 自行溝針

發佈時間: 2021/09/17

新冠疫苗接種開展近8個月,全港逾430萬人已打首針。在醫管局豁下7個復必泰疫苗接種中心服務的前綫醫護,見盡人生百態,不但目睹有夫婦闖關自行「溝針」,遭揭發後揚言「去第2間打過」;亦有孝順仔為游說九旬母勿接種,故意帶她到中心評估;更有人為盡早接種出國,即使有嚴重過敏或哮喘發作,仍堅持打第2針。

醫管局轄下7個復必泰疫苗中心,已為逾180萬市民接種。中山紀念公園體育館中心護士黃慧鈴指,曾有40至50歲的夫婦在內地已接種國藥疫苗,返港後又想打復必泰,「好彩妻子說漏嘴,才緊急叫停,被揭穿後更揚言『咁我去第2間打過』」。黃苦笑道,由於當時已為其夫打首針,無奈下只能把夫婦兩人納入「拒打第2針戶」,免他們再打第2針,之後更改良詢問接種者的方式,「以前只問14日內有無打針,但現在要問過去曾否打新冠疫苗」。

龍琛路體育館護士徐淑萍表示,市民的接種疑問亦千奇百趣,由月經能否打針,到針後能否飲啤酒等都有,但最深刻體會還是有親友陪伴打針,原來很重要,「有20歲青年本來很淡定,但落針一刻卻嚷着無給他時間『沉思』,於是召來他女友安撫,才知他一直很怕打針」。她又指,因肌肉注射常規需抽針,若抽到血即位置不當,曾有50多歲女士因抽到血,即驚恐打電話向家人求救:「我來打針,他們卻抽我的血!」需醫護耐心講解。

為出國 過敏「食住藥」亦要打次針

想返內地或出國,亦是市民接種主因。黃指,曾有93歲婆婆欲回鄉祭祖,由兒子陪同到中心評估,但獲准打針後,兒子竟極力反對,「他指打針後會發燒,母親會捱唔住,後來才察覺他原來想利用中心評估,等母親『死心』」。及後她游說兒子陪母親過夜,即使針後有不適亦能照顧,更傳授應對技巧,最後成功讓婆婆接種。

元朗體育館中心護士林燕鳴則稱,有55歲女士首針後血壓高、出汗、血管迷走神經性昏厥,且身體和手都大面積出疹,惟她為隨夫返挪威,到診所看過敏後,「食住藥」都要打次針。

復必泰外展多環境限制 雪櫃5小時最多開5次

隨着當局推行外展接種和即日籌,打針「難度」亦升級。服務曉光街體育館中心的藥劑師麥麗琪指,因復必泰要保持低溫,為3校外展接種前,要先後落場勘察環境6次,「除要預留稀釋區,有無西斜致有陽光照射亦要留神」。曾有學校禮堂因電梯無法「直到」,為免裝有疫苗的雪櫃搖晃,要另闢課室存放,且為保溫,雪櫃5小時內只能打開5次,「每次都計清楚才開」。

除外展,即使接種中心內打針亦「有壓力」。眾醫護笑言,每到傍晚6時半就最緊張,因每樽疫苗可稀釋6劑,要計清接種人數,盡量將浪費針劑控制在個位數,若有接種者遲到或即場打針,「要諗過度過,若有針剩,為免浪費,夜啲都畀人打,最遲試過閂門前10分鐘打」。

旅遊從業員「外援」 發揮語言優勢

接種中心早前加入逾千旅遊從業員當「外援」,西灣河體育館中心的護士余穎心表示,旅遊從業員的語言能力較強,在接種流程中發揮作用,「試過45分鐘內有4宗接種後不適,包括40歲日本女士,因她英語不佳,幸有旅遊業同事是日本導遊,即用熟練日語解釋其情況,讓對方安心」。

黃慧鈴補充,接種說明文件初期無日語和韓語,加上有接種者用泰文、烏都語等,解說時要扭盡六壬,有時需打電話找朋友或用Google翻譯,「更試過自行印刷不同語言的小冊子,問明健康情況」。

記者:脫芷晴

美術:陳超雄

前綫醫護分享接種百態 夫婦瞞已打國藥 自行溝針

外展時需避免裝有疫苗的雪櫃搖晃(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