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無人機「賣飛佛」 弘揚佛法別怕核突

發佈時間: 2021/10/22

日本和尚一直是佛教世界的另類存在,除了娶妻、玩音樂、開演唱會,相信大家也聽聞,網紅之一的「音樂和尚」藥師寺寬邦,在YouTube一條片可多達百萬人觀看【按此】,有的則開寺院café,除了飲品還提供各式講經。

在日本,「職業和尚」搞搞新意思,推廣所屬寺院和佛教,已不是甚麼大驚小怪之事。最近又有一椿,京都的土禦門佛所以無人機載着佛像在天上飄遊【按此】,「飛天神佛」演繹了日本平安時代開始神佛漂浮的神話。佛師表示,神話中就是騰雲駕霧feel,但以當時技術,只能把佛像貼在離地很高的地方,給人漂浮空中的感覺,他稱自己花5年研究,到無人機盛行的今天,將科技融入,借助無人機表現出「飛天神佛」,再加上燈光煙霧效果,信徒看着就有我佛降臨的感覺。

太空建寺辦法事 機械人弘法

「賣飛佛」之外,日本和尚其實已經不滿足於在地球弘法,要上太空。在京都有逾千年歷史,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醍醐寺今年2月宣布,與一家人造衞星公司合作,啟動「宇宙寺院」計劃,在2023年發射衞星,搭載佛像和曼陀羅畫等,在太空建立「淨天院劫蘊寺」(Jotenin Gounji Temple),在太空舉行「宇宙法事」、弘揚佛法、祈求宇宙和平,全球所有人皆可參與云云。

除了借助無人機、衞星,科技世代的日本和尚們早已利用人工智能,同樣在京都的高台寺,在大阪大學協助下研發出弘法機械人Mindar【按此】,編入可以講述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程式,向信眾講經,還不時雙手合十。寺方說機械人永遠不會死,曉自我更新進化,儲存知識沒有限度。他們希望具人工智慧的Mindar不斷累積知識,有朝一日求得大智慧,普渡眾生。他們相信不管佛理透過機器或一棵樹呈現,都沒關係,只要觸動人心就好,讓遠離民眾的佛教初心,重新靠近人。

佛教最初由大唐傳入日本,發展出不同派別,其中一派叫淨土真宗,當時只有此派允許「肉食妻帶」,即食肉娶妻,明治維新時為削弱佛教強大的世俗影響,推行法令,日本佛教宣布僧侶可娶妻,實際上「肉食妻帶」還只限於父子世襲住持的寺院。這種寺院,孩子自出生將來就是和尚,藥師寺寬邦就是如此。香港和中國內地的和尚,又會否搞搞新意思呢?

首先是和尚能否結婚生子問題,中國法律並沒明確規定,但多數流派都要求守戒律。其次是寺廟繼承,佛教自印度傳入中國後,並沒有多少父傳子的寺院,中國和尚也就不存在出生就是和尚的命運。再者,近年日本數以萬家寺廟中,很多經濟拮据,很多住持思考第二職業。凡此種種,內地和香港就欠缺與命運對抗,或想要「搵食」的和尚,但若為搞新意傳佛,還是可以有所創新的。

日本僧侶們各種搞怪,玩音樂例如將cyberpunk與傳統佛樂經文融為一體,亦有年輕僧侶拍攝「鮮肉寫真」招徠,無非想吸引愈來愈不愛參與宗教組織的新世代們向佛,讓寺廟不至淪為觀光地,兼且幫補寺院收入。宗教本予人感覺傳統、甚至保守,但正如一些老牌子啤酒也推出Light版口味,生活求變自然不過,僧人亦毋須躲。充滿煩惱的世俗生活,其實也就是開悟修行的最佳道場,佛教本身也有破除執念的精神,摸索佛教的現代化推廣並非罪惡,弘揚佛法無懼核突。

不管怎樣,宇宙弘法就交給日本的和尚,我們一般人過到真正佛系生活、心靜安詳,已經就似中獎。中國內地佛教音樂被要求去商業化,尤其年輕人不太願意聽這縷來自天界的回響;香港無咁嚴,搞新意思,高高在上的佛樂或許能與大眾靠近,例如一隊佛band,懂得應用「粉絲」效應的話,適時推出周邊產品,賣賣護身符之類,一舉兩得。繼MIRROR、ERROR之後,香港幾時有隊組合BUDDHA?就讓時下興的佛系青年遇上佛系音樂,在物慾橫流的社會,多感受揭示真相的佛經,擺脫內心煩惱,過上真佛系而不是懶系,無方向的生活。我佛慈悲。

撰文: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放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