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禁錮性渴望 真可成為終身伴侶?

發佈時間: 2021/10/26

婚姻有兩個層次,一種是在婚姻中找尋到生活味道,另一種是在婚姻中找尋生存空間。「我曾經聽過關於『無性婚姻』的定義,是夫婦的性生活每個月少過一次。根據這標準,我們在年半前已經進入無性婚姻的行列。」他依稀記得上一次跟太太做愛已是去年初。

「缺少了性生活,對你們的關係有甚麼影響?」我問他。

「已經習慣了!她不提、我不說,生活一切如常,反正沒有期望就不會有失望。」有些夫婦因為沒有性生活而令婚姻關係出現張力,他卻覺得沒有是可以習慣的,一旦習慣,生活就會一切回復正常。

「你已經對她再沒有任何性渴望?」我問他。

「那又不是,做愛是希望大家得到滿足,但如果雙方覺得不快,倒不如不做。但即使如此,我從沒有想過分開。」他強調自己對婚姻很專一。

是甚麼原因令一個人將性渴望禁錮,令終身伴侶不再成為他的性伴侶?他腦海中浮起太太曾經向他說過的一句話︰「你平時對家中事情都很冷淡,唯獨做愛你就這麼積極和着緊。」自此他開始一致,連性生活都變得冷淡。

「被最親密的人拒絕親密的需要是很難受的感覺,所以有時會乾脆隱藏或抑壓自己的需要,寧願得不到滿足,也不願意面對被拒絕的失望和傷痛。」他說話時將目光移向牆壁,有點想迴避內心的真實。親密是真實的自我展示,也容易受傷,所以有些人寧願選擇隱藏。

將性渴望禁錮,不是對性沒有需要,而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被奚落和批評,不再經驗在渴望中被拒絕,於是上半身說服下半身作休息。套用一句古老說話︰「休息,是要走更遠的路。」「能共度一輩子,實在很難;能相愛一輩子,更難。但共度不等於相愛。你知自己走哪條路嗎?」我問他。

有些人很重視婚姻,卻不一定懂得重視關係。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