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於廣州行醫 李輝辦安老院堅持醫院標準 回望第5波 黑箱車上樓感心痛

發佈時間: 2022/06/24

出身廣州傳染病醫生的安老事務委員會委員李輝,80年代來港後並不甘於做一位家庭主婦,她的醫學背景讓安老院的負責人眼前一亮,她更膽粗粗要求合作,以「似醫院的標準」營辧院舍,從此在安老業紮根,贏得好評。

第5波疫情高峰時,李輝的傳染病醫學背景再次幫到了她,急購物資、分隔疫區、集中管理病人,穩住員工軍心,亦說服了家屬。回望過去,她仍有放不下的愁思--有3位未等到救護車便過身,「一想黑箱車上樓的畫面,就真的好心痛。」

李輝60年代在廣州出生,初中畢業後獲派到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當工人,因肯學肯做獲醫院領導賞識,成為醫院培訓對象。後更獲醫院舉薦加入傳染病專科班,畢業後亦留在醫院,協助處理不少傳染病症。

時至80年代,李輝認識到在香港發展的丈夫,結婚生子後丈夫亦建議她來港團聚,「但我英文唔好,喺香港一定做唔番醫生」,後來考慮到子女的教育及生活環境,毅然放棄事業,隨丈夫來港生活。她自言來港的時間一度迷失。

醫生角度改革 30年擴至8間

慶幸一次重遇同樣來自廣州的護士同事,經對方介紹當安老院看護,亦因當時政府醞釀安老院發牌,造就李輝另一個機遇。她偶然在屯門藍地看到一間安老院招聘,負責人看中李輝的醫生背景,「我亦開門見山講我唔想打工,問可唔可以一齊做」,雙方談得投契下同意合作,李輝的安老業發展便由此起步。她以醫生角度改革院舍質素,由員工制服至床鋪、制服做到乾淨、無味,「似醫院標準」,發展30多年至今已擴充至8間院舍。

回顧第5波疫情,元朗基德(泰衡)護老院是李輝旗下最早爆疫的院舍。李輝憶述,2月13日晚接到醫院通知有院友確診,大驚下亦要穩住軍心,翌日已立即採購物資應戰,「花近10萬元購買近1,000盒快速檢測、保護衣,做全院篩查」,隨即發現多21名院友陽性,其中4人情況較嚴重需即時送院,其餘17人須原址隔離。

「當刻冇部門清晰講俾我聽點做」,為減低擴散,李輝決定將院舍分為疫區及潔淨區,將17名陽性院友集中管理,無奈仍是困難重重,「院友住慣住熟自己宿位,一搬佢就攬住自己財物行返去(原本的宿位),又同家屬投訴」。李輝自言遇到家屬責罵亦感到壓力,只能向盡力說服家人,解釋是唯一自救方法。

27名離世的院友中,3人院內離世,「黑箱車嚟送屍體走,入行幾十年都未試過,召喚救護車20多個小時都未到,好無奈。」李認為原址隔離是錯誤決定,但是沒辦法中的辦法,「當時冇足夠防禦措施,冇『方艙』同人力。」她心痛本港引以為傲的醫療制度「一直俾到人信心、有效率,一場疫症超級傳播,便出了問題。」

院友母女終會面 一解思親情

院舍早前恢復有限度探訪。80多歲的彭婆婆是元朗院舍住客,本身有長期病患,自1月中第5波疫情爆發後,已有4個多月沒有見過家人。再次親身接觸母親,女兒陳女士感覺恍如隔世,「第一次見返媽媽,感受當然興奮,但同時見佢瘦咗好多,又冇咁精靈,就唔係幾開心」。

彭婆婆曾染疫,幸已接種2劑新冠疫苗,病情相對平穩,未有出現嚴重徵狀。陳女士指院舍防疫措施已做得不錯,無奈病毒傳播力強。

身為院長的李輝表示,約18%院友於第5波疫情中離世,院友與家人相處時間更顯珍貴。

記者︰蘇文軒

美術:鄧建威

曾於廣州行醫 李輝辦安老院堅持醫院標準 回望第5波 黑箱車上樓感心痛

第5波疫情期間,院舍自行間出「隔離設施」。(陳國峰攝)

曾於廣州行醫 李輝辦安老院堅持醫院標準 回望第5波 黑箱車上樓感心痛

相隔4個多月,陳女士(右)終可親身探訪母親彭婆婆。(陳國峰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