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繁忙港人「肝鬱」不自知 女中醫夜間醫館變高壓族傾訴「樹洞」

發佈時間: 2022/08/05

港人工時長、壓力大,部分人有病亦要等「放假才得閒求醫」。有90後女中醫瞄準市場缺口,在大角嘴開深夜醫館,成為OL、教師及護士等高壓族「樹洞」,與病人由病徵至家事無所不談。

她指,不少人有抑鬱卻不自知,有病人不斷嘆息仍無自覺,有人以為腸胃不適,實際已經「肝鬱」。

29歲註冊中醫師張瑩今年7月於大角嘴開設「寸心中醫」醫館,主打午後及夜間診症,以便病人午膳或收工求醫,開業僅1個月為逾200人次看病,主要是OL、教師及護士等「高壓族」。張指,不少港人工作忙,明知身體不適亦只能「放假才求醫」,慨嘆有病人晚上9時到醫館時仍未吃晚餐。

近年受社會氣氛及疫情影響,張坦言求診者多是「鬱到病」,「有女士一直嘆氣,即中醫所謂的『善太息』,因胸悶而不斷舒氣,直至我數出她嘆氣次數前,她亦不察覺。」另有病例因胃痛、肚屙求醫,診斷後方知屬「肝鬱」。

有患者心理輔導2句鐘

張笑言,有病人更需「心理輔導」,有患者一坐便2小時,「有人由病徵講到原生家庭糾結」。成為「港人樹洞」,正是她行醫初衷︰「過去在公院服務,見患者入門已喊,卻無時間等她平靜,拉簾讓她待在一角『喊飽先』,一邊已忙住睇下一個症,令我心裏難受。」現時其醫館僅設「預約制」,限1人1節,每節約1小時,每日限看8症,以便病人盡訴心中情。

在深夜看診,似是反其道而行。張說︰「中醫倡養生,不鼓勵夜瞓,但是否夜收工便要失去求醫機會?」她認為中醫擅長個人化診治,正是配合都市生活所需,「不少人連從真空包倒出藥湯加熱亦無時間,寧選即沖藥粉服用,甚至要求1日只吃1次藥,我都盡力配合。因醫師若默守成規,開出病人做不到的醫囑,亦不會幫到他們。」

記者︰脫芷晴

美術:顏玉玲

繁忙港人「肝鬱」不自知 女中醫夜間醫館變高壓族傾訴「樹洞」

張瑩2019年底移居台灣,今年6月與家人回流

繁忙港人「肝鬱」不自知 女中醫夜間醫館變高壓族傾訴「樹洞」

張瑩亦有為企業「流動看診」,曾赴辦公室、餐廳,甚至在地盤問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