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癌症復發患者身心受困 PARP抑制劑治療 能減低卵巢癌復發

發佈時間: 2022/09/13

確診癌症實是晴天霹靂,但如果經歷一番治療後,癌細胞再次活躍起來,可說是二次打擊,可能會影響患者的抗癌鬥志和治療意欲。內科腫瘤科專科吳劍邦醫生說,以往為卵巢癌患者進行手術後,復發風險仍相當高,目前針對HRD(同源重組修復機制受損)陽性的卵巢癌患者,可以使用維持治療減低復發機會,包括化療、抗血管增生藥物和PARP抑制劑,令患者盡快重復正常生活。

今年55歲的關女士(化名),約兩年前確診第三期卵巢癌,醫生首先為她安排手術切除腫瘤。手術後組織化驗顯示,癌細胞屬第三級,即比較「惡」、復發機會高。不過,基因檢測的結果顯示,她屬於HRD陽性,意味著她的抗癌路可有更多治療選擇。

HRD與細胞修復機制息息相關
吳劍邦醫生解釋,HRD較少為人所知,但其實它與經常跟癌症相提並論的BRCA1/2,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兩者均與人體基因修補機制有關。「HRD是指身體負責修復DNA破損的機制出現缺陷,即沒法完善地修復DNA破損並引致基因異常不穩定,而BRCA1/2只是HRD的其中一種關鍵蛋白,因此HRD陽性更為廣泛。」

一半卵巢癌患者屬HRD陽性
「卵巢癌個案中,有約一半患者屬於HRD陽性,比例甚高。」吳劍邦醫生說,對付第一、二、三期卵巢癌,醫生也會建議進行手術,直接移除腫瘤。然而,吳劍邦醫生說,可以在手術後用化療,以更徹底地清除癌細胞,但有患者仍難逃出復發一關,令患者再次陷入困境。

PARP抑制劑助減復發  延長無惡化存活期
幸而,醫學進步為患者帶來希望,中晚期HRD陽性卵巢癌患者可以使用包含PARP抑制劑的維持治療方案。吳劍邦醫生解釋:「PARP抑制劑採用合成致死機制,不論患者有否進行手術,在使用一線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或再配合有機會產生協同效應的抗血管增生藥物作為維持治療。其原理是利用人體的兩個基因修復機制,一種是HRD蛋白,另一種是PARP蛋白。HRD陽性患者的HRD修復機制已出現問題,當再使用PARP抑制劑,阻止PARP蛋白的修復功能,癌細胞便沒法得到修復,最終壞死。」吳劍邦醫生最後提醒,卵巢癌有不同治療方案,各有不同成效、副作用及風險,患者應與醫生討論,再按個人情況包括身體狀況、病情、承擔能力等,選擇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上文提到的關女士,正正是屬於中晚期、HRD陽性卵巢癌,她在手術後進行化療,化療後使用包含PARP抑制劑的維持治療方案,至今已兩年。兩年來,她病情穩定,與正常健康的人無異,如常上班和照顧兩名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