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雷鼎鳴
雷鼎鳴

中國宏觀經濟中的債市

發佈時間: 2019/01/25

上周末在清華參加舊同事李稻葵主理的「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每季一次的中國宏觀經濟研討會,當時政府尚未公布2018年GDP增長多少,但每次大會必發的一份長篇「報告」,內有估計2018年GDP增長6.6%,2019年則預測增長6.3%。其後,政府果然公布2018年的增長率是6.6%,與「報告」內容一致。

這是沒有甚麼值得奇怪的,中國官方去年預測2018年增長6.5%,但其實官方預測一向較為保守,她說是6.5%,我們可以視為6.7%,後來經過貿易戰的衝擊,跌到6.6%,跌幅微弱,正好印證了我說過多次的觀點,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直接影響並不大,美國若想靠此遏制中國,不會成事,中國增長比美國快,時間在中國一方。

不過,這並不意味着西方的傳媒不會唱衰中國。我對唱衰並不反感,只要其內容正確便應考慮之,問題是有些評論建基於錯誤的認知,而偶然中國自己的決策人也會受其惑,那便需要指出以正視聽了。

安全度遠高於日本美國

唱衰得較多的,是說中國有債務危機,尤其是企業債高企,會隨時爆煲云云。我過去也曾經多次在報章撰文指出,這是不懂中國國情的誤判。在今次清華的「報告」中,他們在小心研究過這問題後,得出的結論與理由都與我一致。因為他們採用的數據,比我過去用的更新,所以我們也可用其數據作分析的基礎。

先作一跨國比較。欠債多少,一般的計算方法是把政府、非金融企業和居民所欠債務的總和與GDP比較,中國的這個債務總和是GDP的241.5%,這個比率也被稱為宏觀槓桿率。其他國家是多少?日本是370.8%,美國是249.6%。從這比較可知,中國若有債務危機,日本與美國早有了,但這其實還未完全反映到實況。

中國的國民總儲蓄率極高,佔GDP 47.4%,日本只是24.5%,美國則更只是16.9%。儲蓄率愈高,愈表示新增資金源源不絕,過去所欠之債項,容易在短時間內還清。因此,我們大可確定中國債市的安全度遠高於日本與美國,那些對中國經濟結構茫然無知的人為何不多作了解才下結論?

我相信中國的債項還會繼續上升,這是正常不過的。中國的儲蓄率既然這麼高,每年新增的大量資金有何主要出路?一是跑到股市去;二是存到銀行,而銀行又將錢借給企業或個人;三是買房子。但中國股市細小,只有9%的住戶擁有股票,過去10年其總值甚至下降了,根本吸納不了多少資金,所以剩下來的資金便不斷流向債市及樓市,這解釋到為何中國樓價這麼貴及槓桿率也頗高。

明乎此,槓桿率高並不意味着危機,中國政府受惑於一些外國三流分析,以為需要去槓桿,但其實這並無需要,而且這會容易一刀切,使到一些優質高回報的企業得不到所需資金,去年便有此現象。

銀行應擇優質企業放貸

比較好的方法,是在股票市場加強監管,嚴懲一些欺詐活動,這樣股市才能夠健康發展,不致成為賭場,喪失融資的功能。如此一來,資金才可能流出樓市(從而使樓價合理一點),債市的槓桿率也可因資金流向股市而得以下降。另一需要做的措施,不是一刀切的去槓桿,而是搞得差勁的企業,不用再借錢給她們,但優質企業卻無妨,銀行可以繼續支持她們。

甚麼才是值得發放債款的企業?投資在創新科技的資金雖然有進步,但仍然不足夠,有創新科技的新成果,可帶動出一大堆新的投資機會,縮減過舊企業的信貸,增加對科研項目的支持,才是長遠之路,看看華為成功的經驗,便可明白此點。

順帶一提,去年中國的消費,若扣除汽車銷售,增幅平穩。汽車銷售有負增長,原因簡單。2016及2017年買車有稅務優惠,2018年優惠已完結,所以2016及2017年增幅大,2018年卻減少。

另外,人民亦預期汽車進口關稅未來將會大減,2018年當然少人買車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