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鄧偉棕
鄧偉棕

天九牌

發佈時間: 2019/02/11

農曆新年伊始,在此向各位讀者致以最誠摯的新年祝賀。

農曆新年的主要活動是向長輩拜年,外父外母及家父已離世,家母是仍然在生的至親。與媽媽拜年,除了一起吃開年飯外,就是與她一起玩天九牌。

在媽媽長大的那個年代,女孩大多沒有機會上學,所以媽媽並不識字。外婆經營駁船業務(外洋船不能直接停泊碼頭,就是靠駁船把乘客或貨物運送到碼頭)。外婆及員工空閒時就會打天九牌打發時間。媽媽十來歲吧,在外婆旁邊觀察,也學識了打天九牌。在我小時候,媽媽並沒有在家中打天九牌(爸爸也沒有在家中打麻將),但我對所有牌戲都有興趣︰象棋、圍棋、橋牌、跳棋、麻將及天九等都是自學的。

近幾年,媽媽有失智症的早期症狀,例如到中午時已記不起早餐吃過甚麼,但在玩天九牌的時候,媽媽最是專注的,十分投入,對於如何在天九牌局中「作結」取勝,技巧仍然十分純熟。當然,天九牌有趣之處,是手拿好牌也未必一定可以「結」。

據說多玩牌戲會令智力的退化減慢,所以我們爭取機會多與媽媽打天九,希望可以令其退化減慢。無論如何,媽媽玩天九牌是很快樂的。

過去天九及麻將均被視為是賭博。但近年我們開始承認這些牌戲是中國傳統,是民間通俗文化的一部分。如果是玩籌碼,根本只是一種牌戲,就算是有金錢交割,如果是朋友之間的玩意,也不是真正的賭博。可惜根據最近一項調查,玩麻將的人漸見減少;至於天九牌,恐怕會玩的人更愈來愈少,成為逐漸消失的文化。

所以,我們說要維持舊曆新年這傳統,是否同時也要令天九牌得以保存下去呢!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