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方健儀
方健儀

去飲宴我同邊個坐?

發佈時間: 2019/03/11

從來討論婚宴、禮金的話題,說一輩子也說不完。前陣子在網上看過《一個人的童話式婚禮》片段,讓我想起婚宴中一個最惱人的環節……

作為一個擺過酒的人,我覺得最討厭的不是尋找酒席地點,不是婚紗裙褂化粧髮型,而是編座位表。當年我筵開幾十圍,老實說有近一半人我都不認識,因為很多是「四大長老」的朋友或工作夥伴,亦有很多是他們多年沒見的朋友。短時間內要掌握幾百人的人物關係,誰與誰不和,誰與誰老友,是高深學問。處理好人物關係圖後,又要與長老們角力,誰坐近台前,誰坐山頂。有朋友未擺酒,先吵架。

作為一個去過無數飲宴的人,深知新人編排座位已頭爆,所以我絕少提出去飲要與誰誰誰坐。如果可以便早少少到,把自己的手袋或外套放在椅子上霸個靚位。但總會有些遲到者,對座位非常執着,喜愛自行「跨枱」,特別是被編排與高層同桌的人,先會喊打喊殺,再千方百計往外逃,更甚者把你本來放在椅上的手袋外套丟到大西洋,把座位據為己有。當你回座時發現位置不同了,對方會拋下一句︰「你唔介意㗎可?」除了一下冷笑,我還可以做甚麼?

不過,無論主人家或賓客,我想最頭痛的是一圍12人,如果剩下一個位置怎辦?主人家當然希望飲宴符合成本效益,把所有賓客密鋪平面,但就苦了單刀赴會的人。近年投身自由工作,認識不少新朋友,多了機會一個人去宴會。甫坐下,11對眼睛看着你,感覺自己是異類,甚有搭枱的感覺,比與老闆同枱更難受。陌生同枱人曾說︰「以前最鍾意睇你報《香港早晨》。」我回答︰「其實,我無報過《香港早晨》。」然後烏鴉飛過。除了玩手機,還是玩手機。好不容易捱到吃翅(近年環保普遍沒有魚翅,應修訂為捱到燕窩或燉湯)已偷笑。

所以近這一年,凡收到飲宴邀請,如果推斷很大機會是孤苦伶仃一個人,我的想法是「別煩一對新人,也不苦了自己」。放下禮金,拍拍照,寒暄一番便離開,因為結婚除了新人快樂,來的賓客也不應受罪。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方健儀 傳媒工作者,包括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傳媒顧問等。
欄名: 破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