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方健儀
方健儀

錯失28年的皇后樂隊

發佈時間: 2019/03/18

今天仍然談奧斯卡頒獎禮似乎有點過時,不過我想分享的是當中一齣得獎電影對我的衝擊。只是霎眼看到最佳男主角主演的《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只是霎眼看了最後一幕音樂會畫面,對電影冷感的我,竟主動購買藍光碟欣賞這套落畫已久的電影。看罷,除瘋狂愛上電影主軸皇后樂隊Queen外,更有無限感慨。

Queen於我出生及成長的年代當紅,但我從來不認識他們,更無知地以為樂隊成員應該全是女性;膾炙人口的歌曲《We are the Champions》、《We Will Rock You》都是Queen的作品,但我也從不知道;1985年為非洲饑荒籌款的大型Live Aid音樂會,在英國溫布萊球場舉行,萬頭攢動,全球直播,樂評人認為當晚Queen的演出最有代表性,但我當年卻沒看過一秒的直播。

直至能唱四個八度的主音歌手Freddie Mercury逝世後28年,我看到該電影才認識以上一切。

有點感慨亦有點感悟,我對Queen的認識就如有些人的一生,恰如A Kind of Magic,一些人和事可能在很久以前在同一時空下出現,近距離在你眼前走過,但當時不為意,人和事就此擦身而過。但幾十年後的某天,就在電光火石間碰上,頻譜接通了,發出Radio Ga Ga聲,就會忽然愛上。最近拍拖的女性朋友,在社交網站展示十年前聚會的發黃照片,相中幾十人,她現任男友就站在她身旁,但當年大家是陌路人,直至最近電光火石來到,二人都抱怨這Love Of My Life來得太遲。

遲來總好過不來,我反而慨嘆Freddie Mercury走得太早,特別是最近看到一則新聞,指外國一名愛滋病患者,幾年前接受骨髓幹細胞移植後,再沒有驗出愛滋病毒,心內不斷想着,如果死於愛滋病併發症的Freddie Mercury幸運點可能仍活着,繼續以澎湃聲綫創作更多經典。同樣喜歡Queen的朋友說,所有傳奇人物都是早逝,把最美好的一面凝在世上。聽了很無奈但也有其道理。就讓不朽的皇后音樂為我注入動力,Don't Stop Me Now!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方健儀 傳媒工作者,包括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傳媒顧問等。
欄名: 破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