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項明生
項明生

天涯何處不桑梓

發佈時間: 2019/04/08

余光中筆下的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通往蛙鳴不斷的井底。現實是每天都有150個單程證前仆後繼背道而馳,只為逃離籠罩在上空的鄉土風味PM2.5霧靄。

這次跟隨海洋公園,回鄉參加了四川臥龍生態傳媒團。街頭巷尾說的話都是我很熟悉的鄉音,我可以搭上嘴,但完全沒有這個衝動,更不覺有意義,就像我在東京或者多倫多聽到喧嘩的廣東話,不但不會感到興奮,只會臉紅耳赤。葉落歸根,是一種無力振翅、無法適應翱翔天際的終生詛咒。哪裏黃土不埋人,天涯何處不桑梓?

反而北九州的海邊溫泉、小豆島的夕陽西下、土耳其玫瑰谷的夕陽,對我的吸引力遠遠大過那張皺巴巴的過期船票。於是,我對故鄉的審視,變得更為客觀及理性。

登上大雪紛飛的2,800米巴郎雪山,轉眼又到了青城山腳都江堰的熊貓基地。雪溶後的油綠,在左;春霧中的鵝黃,在右;新鮮初紅的桃花,在笑;如雪滿天的潔白櫻花,在野。天地乍現的一抹春光,是色彩的盛宴,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一畝一畝的油菜,是人間四月天的蓉城。沃沃其華,腎上腺飈升之時,忽發奇想,這裏不失為一個養老選擇,至少井底地溝油浸泡出來的膽固醇成本比日本或泰國更低!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項明生 智傲集團CEO, 旅遊作家
欄名: 明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