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方健儀
方健儀

為百個WhatsApp谷頭痛

發佈時間: 2019/04/29

現代人一覺醒來的第一個動作,不是刷牙洗面而是開手機,高速檢視誰人給你信息,輾轉一小時仍不願起床。誠言,我亦然。

某天醒來,我如常開手機,在WhatsApp發現一陌生群組,我在不知情下被踢入谷。再仔細看看,群組管理員乃十年才見一次的朋友,內有300名我不認識的成員。再看清楚,原來該位朋友開谷宣揚自己一樁喜事。谷內你一句恭喜,我一句Congratulations,實在令人頭痛。為保持禮貌,我私下給管理員發賀電,然後說抱歉我想退谷。

接着人清醒了,逐一檢視WhatsApp上的群組,發現過去多年,自己被踢入不下100個群組,大部分沒徵得我同意。有些朋友似乎有開谷癮,吃餐飯要開谷、問一條問題要開谷、一個谷有老闆、一個谷沒有老闆等,有朋友在同一間公司有10個不同群組。

我認同,有些情況下開谷是必要的,例如長期合作夥伴在群組方便討論,但別在非我情願下踢我入谷。雖然我做記者10多年,電話號碼唾手可得,但不代表我同意公諸於世,讓一些我不認識的人掌握私隱。再者,群組內並非所有熟人,興趣不盡相同,試過一次打風,在一個殘留的群組內(意即活動過後該群組仍存在),30名成員七嘴八舌,真假風暴消息瘋傳一餐。我受不了,退谷。

太多群組也容易出現尷尬事,就是發錯信息,特別是那些同公司有10個群組,個個字頭差不多。試過一班朋友相約到某地旅行,搞手說眾人私下不太喜歡的X小姐也參與,我看見信息後反應極快地回一句:「有無搞錯?叫埋嗰條友?」誰知「條友」原來也在谷內。當時WhatsApp沒「刪除所有人信息」功能,惟有極尷尬說:「唔好意思,Send錯Group」打完場。

人是矛盾的動物,資訊科技發達帶給我們無限方便,但同時帶來不同煩惱。已忘記十多年前沒有WhatsApp如何生存,反正我們生存了。在這個煩惱滿天的年代,為減少負擔,還是立刻為自己的WhatsApp大掃除一番吧。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方健儀 傳媒工作者,包括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傳媒顧問等。
欄名: 破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