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石油「戰爭溢價」難回落

發佈時間: 2019/05/03

特朗普近期對委內瑞拉和伊朗兩個敵對國家同時出手,被美國承認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的瓜伊拉宣稱已得到軍方支持,呼籲支持者上街,但暫時只有小量中下級軍人倒戈,而將軍們仍支持馬杜羅。因此,爆發短暫衝突之後,對峙局勢又再恢復。特朗普當然想先推翻委內瑞拉左翼政權,捧自己友上台,然而「聯合動武討伐」馬杜羅的恫嚇只講不做。同時,由於內亂,委國的石油生產和出口已大受破壞,美國暫時只需靜觀其變,因此決心同時向伊朗什葉派教士政權開刀。

美向委國伊朗分途出擊

美國在5月2日起便會停止對8個國家及地區輸入伊朗石油的豁免權,目標是要令伊朗石油變成「零出口」云云。對於美國這種自行當國際警察的行為,就連歐洲盟國也表示了不滿之情,而主要受影響的輸入國,包括中國、印度和土耳其,都表明不能接受。理論上,若相關國家繼續買入伊朗石油,很可能要面臨美國制裁,而首當其衝的,是買入伊朗石油的公司及運油公司。因此,一般相信,伊朗僅剩的客戶,也很可能會暫停公開交易,以免惹禍上身。

特朗普支持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競選連任出盡氣力,包括正式支持以方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案長期吞併敘利亞的戈蘭高地。而對以色列來說,最大的敵人已不是阿拉伯各國,而是近年在中東十分活躍的伊朗,這包括親伊朗的人馬在敘利亞甚至是戈蘭高地附近部署導彈,直接威脅以色列。另一方面,伊朗也與阿拉伯遜尼派的老大沙特阿拉伯為敵,雙方在也門的代理人戰爭已進行了幾年。同時,伊朗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等什葉派佔多數的阿拉伯國家亦有重大影響力,令沙特王朝很不安。

當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被擊潰之前,伊朗及其各路敵人,也暗中聯手對付伊斯蘭國,但當伊斯蘭國喪失了其所有領土之後,各路敵人亦準備與伊朗算帳了。

石油無法出口可致滯脹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及恢復對伊朗石油禁運,令到伊朗每天的石油出口量由250萬桶減少至100萬桶,這加劇了伊朗的經濟困難,若果全面禁止石油出口,預期伊朗的經濟會進一步惡化,通脹也會升溫,釀成滯脹(Stagflation)劣局,而伊朗的敵人希望伊朗出現民變,到時便有機會推翻什葉派教士政權。

全面圍堵伊朗可能會導致更高油價,而由於各種地緣政治風險,國際標準油價布蘭特油近期已升上70美元。雖然江湖傳聞都謂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是油商和軍火商,但過高的油價也會令美國帶來通脹威脅,不利於特朗普爭取連任。因此,他在打壓伊朗的同時,也要求沙特和阿聯酋等增產以填補伊朗的缺口,他還要求油組OPEC和非油組國家結束減產以壓低油價。在這方面,各油國的反應不錯,就連俄羅斯也認為油價過高,只會令高成本的美國的頁岩氣可加速開發,長遠來說,會對油價不利云云。

伊朗的宗教狂熱和民族主義40年來已證明難以被征服,特朗普是否有決心一戰很成疑問,而想玩代理人戰爭,以色列或沙特都未必積極響應,但市場擔心會開戰,令石油的戰爭溢價(War Premium)將維持在一個較高水平,這個溢價現時大約為10美元左右。後市還要看危機會否進一步升級!

(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