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石鏡泉
石鏡泉

人仔攻防戰

發佈時間: 2019/06/12

不少老外炒家,近日都大談沽空人仔,而人仔亦一度有破7之象,筆者年前亦估人仔會見7,以至7.4,然後大升,前題是中美貿戰要打成。

高盛於6月9日亦發表其對人仔看法,基本上表一講齊,不過就在人人聆聽高盛之言時,人行昨日公布在港發行人民幣債券,人滙立升200點,人仔空頭未知會否被打爆頭(見圖一)。

上述消息公布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從日內最低的6.9483走高並收復了6.93關口。截至昨日早上11點,離岸人民幣滙率報6.9268。

央票抬高做空人仔成本

業內分析認為,由於在港發行央票可以回收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提高離岸市場利率,抬高做空人民幣成本,因此離岸央票一直被視為穩定滙率的利器。此前不少人擔心隨着中美貿易關係的進一步惡化,人民幣滙率存在破7的可能,不過從近期發行央票的節奏日益密集來看,央行穩定滙率的意圖明顯。

人行不是突爆出這種「干預」行動,而是事先有公布的,對沽空者言,一旦沽了人仔,但人行就謂會發行央行票據,沽空人仔者就要考慮,要不要自行冚倉或等打到嚟,無論如何,沽空者起碼不敢進一步加碼沽空,減少了對人仔的沽空壓力。

對支撑滙價,一般的做法是提高本幣利率,以抗沽空者,但要是提高本幣利率,會對本國經濟造成打壓,但因為人仔有離岸人民幣一項,沽空者只能沽離岸人民幣,而離岸人民幣總額到今時對於在岸人民幣額,是滄海一粟,動搖不了在岸人民幣滙價,因此沽空人仔者如認清這點,就難大大聲講或大大手做去沽空人仔,分分鐘會被人行推出這個或那個政策,只谷升離岸人仔價,就一如剪去一束頭髮,於本體無大害,但沽空者便可以被夾死。

今時離岸人仔升200點,是未足以打爆沽空人仔者個頭,但如人行一旦狠心出手,夾你700點或以上,沽空人仔者就唔想冚倉都唔得。

央票發行對人民幣做空情緒也會有直接的影響。據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短期來看,央票的發行會對離岸市場的流動性造成一定程度的緊縮效用,這在某種程度上對市場造成了「加息效應」。周浩稱,一旦離岸市場出現較為明顯的人民幣空頭情緒,發行央票可以提高離岸人民幣市場的利率水平,以提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抑制人民幣空頭。

除此之外,利用市場工具,公開透明地傳遞穩滙率政策意圖,也成為此次發行央票的主要目的。多位業內人士公開表示,當前央行通過多次在港發行央票的動作,來向市場傳達其政策立場,即增加政策透明度、加強與市場溝通,並穩定市場預期。

所謂央票,是一國中央銀行調節市場貨幣流動性的工具。發行央票是回收流動性,央票到期則注入流動性,央票一般期限較短,滾動發行,中國央行到香港去發行人民幣票據,可以認為是中國央行直接調節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流動性。

目前來看,央行在香港成功發行了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起到了穩定人民幣滙率、長期建立完善的離岸人民幣市場利率曲綫的目的。5月15日,央行在香港成功發行了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據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3.00%和3.10%。此後,人民幣滙率日間跌幅也開始從最高600點逐步收窄,短期穩滙率作用明顯。

而在2019年2月13日,央行正式招標發行兩期央票,第一期100億央票期限3個月(91天),為固定利率附息債券,到期還本付息,起息日為2019年2月15日,到期日為2019年5月17日;第二期100億央票期限1年,為固定利率附息債券,每半年付息一次,起息日為2019年2月15日,到期日為2020年2月15日,到期日及付息日遇節假日順延。

易綱不認為滙率有紅綫

上周五(6月7日),央行行長易綱接受彭博社採訪時,多次談及滙率問題。

易綱指出,人民幣增強彈性對於中國乃至全球經濟都有益,因為它發揮了經濟自動穩定器的作用。通過滙率調整,得以平衡國際收支,得以管理人們的預期。「我認為有彈性的人民幣滙率機制是非常有益的,我們將繼續採用這種市場化機制。」

當被問及滙率是否有紅綫時,易綱不認為人民幣滙率的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他表示貿易戰可能會給人民幣帶來暫時性的貶值壓力,但噪音過後,人民幣將回歸穩定,「關於保持人民幣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一點,我們非常有信心」。

「關於人民幣,你可以看到貿易戰與人民幣波動之間明顯存在關聯。近期,由於美方施加巨大壓力,人民幣小幅走弱。但人民幣基本上是由市場供需決定,這是一種市場機制。」易綱稱。

另一個可能的市場地震點是加州地震(見圖二、圖三),這是真的地震,目前只是可能,要震了出來,才可講成真,不過那時受害者喊都無謂。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