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黃金抵達目標價之後

發佈時間: 2019/06/28

年初在本欄發表的「2019年10大預測」,其中一項預測是「美元到頂但難大跌,黃金挑戰1,400美元」。現時只是年中,基本上已應驗,金價升至1,400美元樓上,見6年高位,而其中一個因素,便是美元稍為回落。

國際金價以美元計價,因此,當美元強勢時,金價難以大升,但近期聯儲局已停止加息並且減息的消息傳得十分勁,令到金價急促上升,接連衝破多個阻力位,最高升至1,430美元水平。不過,當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否定會由於特朗普的政治壓力而急於減息,金價亦略為從高位回落,1,400美元大關可能仍會有所爭持。

特朗普亂出招 各國增持黃金

金價今年的利好因素不只是美元和美息見頂,更成為了正在惡化中的地緣政治危機的避險物。事實上,當特朗普厲行單邊主義,美國的競爭者以至盟國,都在增加黃金儲備,避免持有過多美元資產。雖然美國債券仍被視為很安全的保值物,但隨着債價上升債息下跌,其吸引力正在減少,繼俄羅斯大幅減持美債改買黃金之後,與美國正在進行經貿戰的中國,亦開始減持美債增持黃金,甚至是美國的歐洲盟國以至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央行,普遍也認為增持黃金較為安全。

今年較早時,由於美元仍強,央行增持仍難大幅推高金價,但及至美息到頂準備回落以及地緣政治危機進一步惡化,央行、投資或投機大戶,以至各國的平民百姓,都紛紛增持黃金作為避險,因而令到金價明顯轉勢,在期貨市場沽空黃金的淡友,早已被殺個片甲不留。

除了中國人和印度人一向愛黃金之外,中東國家的婦女亦很重視以黃金作為保值品,特別是在戰亂的國家,若要逃難時,手上有黃金最實際,因為較其他珍寶,黃金在各地都可以輕易套現。

近期,美國和伊朗在中東進行軍事對峙,戰爭隨時一觸即發,同時,伊朗有盟友在阿拉伯一些以什葉派信眾為主的國家,若戰爭開打,可能會演變成伊斯蘭國家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內戰」,也會影響到石油供應,因此,黃金及石油的「戰爭溢價」(War Premium)都上升了。

中美經貿戰令到人民幣滙價向下,中國民眾也傾向買入更多黃金保值,這也是黃金升值的因素之一。事實上,若果美國對全部來自中國的進口貨品開徵高關稅,人民幣滙價自必會進一步走弱,及加速中國民眾儲存黃金的興趣。

多方面的利好因素導致金價再次步入牛市,然而,在看好之餘,也要留意金價短期升勢很急。在期貨市場,造好的投機者已遠多於造淡者,隨時有可能出現較大型的獲利回吐,令到金價不再是單邊上升。

多投機者看好 潛藏回吐危機

或者,金價潛在的回吐,就是在於看好的人太多,而其中一些人只是以孖展形式炒金,只望賺取差價,而並不是真正的持有者。當大行提高目標價卻隨即升抵及又再次提高目標價時,短期的金價走勢可能不再是一帆風順了。

特朗普被指沒有決心與伊朗開戰,這對金價其實是利好消息,因為緊張局勢持續會令到購金避險者增加,反之,若美國成功糾集以色列及阿拉伯遜尼派盟國共同向伊朗動武,則接連幾天的轟炸,可能已足以令伊朗喪失還擊能力,到時,金價會即時大幅回落。當然,要征服伊朗並不容易,但要令她沒有太大的還擊能力,以美軍及其中東盟友的實力來說,卻是有較高機會做到的。因此,不要以為開戰便是金價的另一輪暴升。

此外,中美貿易談判亦可能會由於G20場外的習特會而有所轉機,若美國暫停向中國全面開徵關稅,兩國恢復經貿磋商,則氣氛會有所緩和,人民幣的滙價亦可望回穩。關稅戰升級定必兩敗俱傷,特朗普要面對大選連任,理應知所走位。因此,我對習特會保持審慎樂觀。

總的來說,金價短期內可能會出現整固,但從中長綫而言,由於特朗普常胡亂出招,美國息口將轉為向下,對於金價而言,都是中長綫的利好因素,因此,每次回落,都可以考慮增持,可買實金或黃金ETF。

(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