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修昔底德陷阱」的謬誤

發佈時間: 2019/07/05

中美元首會晤決定重啟經貿磋商,而期間將不會再加徵關稅,額外的紅利使美方同意放鬆對華為的禁售,換取中方增購農產品。環球股市對有關決定表示歡迎,不過,不少評論認為中美的爭端仍多,對今後的談判前景不敢樂觀,同時美國與歐日的貿易摩擦仍在發酵,關稅戰仍有着眾多不明朗因素。

對中美談判前景不樂觀的主要理由,是兩強相爭遠遠未結束,而特朗普只是想在大選前為死忠粉絲們爭回一些利益,一旦連任,便很可能再對中方大舉出擊。至於習近平,則只是為了避免與美國進一步打關稅戰,盼能穩住經濟和就業,不可能同意在立法上向美方讓步。

非指兩強不可共存

中美各自有利益要維護,而美國國內兩大黨的主流看法也確是擔心中國會追越美國,然而,習特會傳出的最重要信息,是特朗普基本上也同意習近平以和為貴謀求雙贏的看法,認為中美不一定是敵人,也可以是夥伴。對特朗普而言,只要中方甘於遵守美方的遊戲玩法,使美國經濟和股市在未來1年保持暢旺,則便可以放鬆極限施壓。至於連任之後會否調整策略,則還要看到時的形勢。對市場來說,中美若能在1年內維持「休戰」,則已是很好的消息了。

特朗普表明「美國優先」,當然是要維持美國老大的地位,但我認為他對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的說法並沒有多大興趣,該說法的含義包括必定要壓倒老二才可以保持老大的地位。

修昔底德是公元前5世紀古希臘時代的智者,他指出雅典城邦的崛起,引起了當時的老大斯巴達城邦的恐懼,雙方的爭鬥終致爆發長達30年的戰爭,結果,兩城邦均覆亡。

智者的論述本來可以教訓世人,勿墮入兩強不可共存的謬誤,可是,當代一些西方學者,將「修昔底德陷阱」說成是兩強必定一戰,而戰爭除了可能是軍事上的,也會是經濟上的、貿易上的和科技上的。一些相信此理論的美國學者,便鼓吹要全力打壓正在高速冒起的中國,認為必須透過各種方法把中國打壓下去。

這些專家們提出不少歷史事例來證明他們的學說正確,例如,當進入「美國第一」的時代後,不僅與意識形態的敵人蘇聯進行你死我活的鬥爭,也曾打壓在經濟上冒起的日本和歐盟,因此,當意識形態有別的中國快速崛起成為強勢老二,美國便要及時把中國壓下去,甚至要讓中國淪為前蘇聯。

表面上,「修昔底德陷阱」與「美國優先」互相配合,即注定特朗普要有打垮中國的「使命」,然而,在特朗普眼中,美國國力的一度衰落,是由於他的多位前任讓其他大國從美國身上取得着數,因此,他不僅要和中國算帳,還要和歐盟和日本以至墨西哥、土耳其和印度等算清楚,要迫使各國以低關稅開放市場給美國產品,特別是農產品。

美四處樹敵終害己

但以關稅戰對付中國卻反而令到美國農產品成為中國的報復對象,因此,特朗普終於也回到以「其他讓步」換取中國恢復採購美國農產品,而當習特達成臨時共識之際,美國對於歐洲和日本也更不客氣了,要求這些盟國多付軍費,以及開放農產品和汽車市場。總之,凡是被特朗普視為「搵美國着數」的國家,都要在美國大選前讓步,以便他可以向農民及藍領白人等死忠粉絲們有所交代。

究竟是美國搵別國着數還是別國搵美國着數,根本說不清,但特朗普大石壓死蟹,就是要進一步確立美國獨大的地位。唯獨對於普京的俄羅斯,特朗普反而是特別客氣,應是要感恩別人幫他勝出2016年大選吧。

無論如何,在特朗普管治下,美國其實正四處樹敵,也間接迫使其他有利益衝突的國家邁向和解及合作,長遠而言,這反而將會加快結束美國獨大。

(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