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劉致新
劉致新

炎夏飲酒可兌水

發佈時間: 2019/07/19

朋友請我吃日本壽司,問應該帶瓶甚麼酒?我說本來最好是飲日本清酒,但三伏天太熱,清酒酒精度高,不如飲汽酒,或者來一瓶德國的乾口白酒。

德國的白酒用Riesling葡萄釀造,酸度充足,花香果香滿溢,新年份入口清爽甘冽,陳年後變得柔和甘醇,冰鎮後很適合夏天飲用。另一優點是酒精度不高,有些只有8%,如果是其他國家的白酒,酒精度可能高達14%。

德國人夏天飲酒,更喜歡加入有汽的礦泉水或梳打水,大約是一比一吧,用個大杯輪飲(好像很不衞生,但傳統如此),飲最後一口的要去出錢再買一杯,繼續輪飲,非常熱鬧。

中國人常說煙酒不分家,原來德國人也有此習慣。

西班牙的夏天非常炎熱,所以有午間休息的風俗。他們的酒吧習慣把紅酒加冰兌水來喝,每杯一歐元左右,用的當然是廉價紅酒,但真的很消暑。方法是用隻高身水杯,裝滿冰塊,加入半杯紅酒,再灌滿梳打水,用吸管飲用。

夏天吃葡萄牙菜時,我也喜歡點一瓶簡單的Dao紅酒,加入冰塊飲用,很清新。由於天氣原因,西班牙、葡萄牙兩國的葡萄酒酒精度一般較高,夏天真適合加冰兌水,有時更會加少許白蘭地再加入水果,成為Sangria雞尾酒,用來配冰鎮的海鮮,充滿地中海風情。

夏天也很適合飲汽酒。汽酒最出名的當然是香檳,法國香檳區出產的汽酒,其他地方不能稱為香檳。法國人喜歡飲香檳,連上戰場也要帶香檳,廝殺之後用軍刀來劈開香檳,豪邁的舉首狂飲!拿破崙每次出征前,都會路經香檳區(在巴黎以東約100公里),到同學的酒莊Moët & Chandon拉一批香檳才去戰場。偏偏在滑鐵盧一役,因為戰場在北邊,他沒有去拉香檳,結果就打敗仗了!

香檳作為汽酒王者,近年受到意大利Prosecco的挑戰:香檳在酒瓶內二次發酵,最少要年半至三年才能除渣上市;而Prosecco則在大罐內發酵,成本遠低於香檳,價錢便宜得多,近年銷量大增。

Prosecco的汽泡沒有香檳那麼強勁,口感則偏甜一點,所以很受不喜歡酸度太高的人歡迎,用來配蜜瓜火腿很適合!如果飲頂級的年份香檳,就令人想起魚子醬或Balik Salmon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劉致新 權威的紅酒評論家、著名品酒家及美食家、《酒經月刊》總編輯,喜歡飲食和學習古老飲食文化。
欄名: 醉飽高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