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鄧偉棕
鄧偉棕

笑對暴風

發佈時間: 2019/07/22

今天從另一個角度談《逃犯條例》修訂的抗爭。

這一個多月來,不少人的心情不免起伏不定,在聽見有人輕生時感到悲傷,見到立法會外衝擊時感到緊張,在林鄭多次不回應市民訴求時感到氣憤,但是我覺得更要以輕鬆幽默的態度去回應時局,這樣才可更有韌力,即廣東話所說「更襟捱」。

我察覺自己有這樣的轉變,一方面大概是年紀關係,到了這個年頭,雖然遇到令人感動的事仍不免流淚,但已沒有青年人那種衝勁及衝動,所以這個月發生的事,大都不會令我在心裏產生很大衝擊。

另外,理性上也十分明白︰功成不必在我。世事的發展永遠不能如你所願,但有時卻會超出所願。記得6月10日晚上,我們舉辦研討會,討論條例修訂的問題仍然苦無對策,不知道如何可以阻止政府進行修例工作,但其後一個星期的變化,卻是無人能預計得到。

我發覺,自己近期在臉書上會更多的按「哈哈」作回應;尊子的漫畫,顯示林鄭煮蛙的水太熱,令青蛙都跳出來,實在好笑;又有人說外國勢力真是厲害,幾個人幾天就可向200萬(收錢)遊行的人派錢,特區政府1,000工作人員,幾個月也未向市民派出4,000元;蔣麗芸把一個外國人的抓癢的動作理解為外國勢力發動攻擊的暗號;撑政府者把湯家驊誤寫成孫家驊等等,都是貽笑大方的事,令人發笑。

世局不會一天就變好,令人悲傷憤怒沮喪憂心的事,也不會一天消失,因此快樂抗爭是必要的。年少時唱的一首詩歌,歌詞是︰「有主在我船中我能笑於暴風,直到安達彼岸。」就讓我們笑對暴風。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