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黃雅麗
黃雅麗

形勢比人強

發佈時間: 2019/07/26

上周本地初創界最大的新聞,是向酒店提供手機租賃業務的Tink Labs傳出大幅裁員、進行重組的消息。Tink Labs由「90後」的郭頌賢於2012年創立,在相當短時間內成功大額融資,獲包括台灣鴻海集團旗下的富智康、李開復的創新工場、美圖董事長蔡文勝及日本軟銀(SoftBank)等星級投資者垂青,自稱市值超過十億美元,具「獨角獸」資格。

但饒是這位小郭融資能力再強,也強不過公司燒錢的速度,更強不過逆轉的風投形勢。網媒《Fortune Insight》引述富智康的年報指,持有Tink Labs的Mango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去年收入1,300多萬美元,但虧損高達1.22億美元,嚴重「使大咗」。

本來初創出現虧損並不罕見,今年在美國上市的Uber也沒盈利,只要有投資者相信它的前景,願意投錢進來,那表面上甚麼事都沒發生,錢接着燒;但如今Tink Labs傳出裁員重組,「音樂椅」活動突告暫停,就證明沒錢了。

香港初創的投資活動比起美國或內地,一向不算熱鬧,若問問熟悉內地風投的人,就知道形勢早就起了變化。比如共享單車ofo,2014年轟轟烈烈地問世,颳起一陣颶風,去年屢傳資不抵債,終於今年被銀行凍結公司戶口,創辦人還被判「限制消費令」。

在內地做風投的朋友說,現在上面不缺錢,但缺流動性,沒新的投資者願意投錢進來,舊的投資者套現不了,動彈不得,靠資金流轉撑起的生意就開始出問題了,ofo如是,Tink Labs恐怕也如是。

令人悲觀的是,不止靠燒錢的初創才出現經營困難,腳踏實地做生意的一樣為勢所迫。比如ofo破產,它的服務供應商自然有一筆壞帳收不回來,實力夠的硬撑下去,底子薄的則隨時成為collateral damage(附帶損害),死得冤枉。此外,社會出現低氣壓,不少品牌都暫停了綫上綫下的推廣,相關行業生意受損,又找誰喊冤去?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黃雅麗 《創業大時代》作者、初創公關顧問
欄名: 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