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脫歐還可軟着陸嗎?

發佈時間: 2019/07/26

前倫敦市長及前外相約翰遜當選英國保守黨黨魁及獲英女皇委任為首相,使英國政壇進入新局面。過去兩年,執政的May姐與歐盟談判脫歐協定,雖有協議但未為英國國會接納,令她不得不離職。May姐本是留歐派,領導脫歐事宜簡直是吃力不討好。因此,保守黨在10月底所謂脫歐死綫之前換上「脫歐大旗手」約翰遜當首相,差不多已是唯一的選擇。

由於約翰遜一向主張不怕硬脫歐,因此,當他在保守黨內當選已成定局之際,近期英鎊再展跌勢,曾見兩年多的低位。不過,當他上任首相時,卻見有補倉行動,英鎊兌美元和歐元均略為反彈。

英鎊還有2成下跌空間

市場最擔心當然是無序的硬脫歐,到時,更多資金會流出英國,更多大企業會把總部搬離倫敦,英鎊滙價可能低處未算低。現時,1英鎊大約兌1.25美元,一些專家預期,若出現硬脫歐,英鎊與美元可能變成平算,即仍有2成下跌空間;至於兌歐元和日圓等主要貨幣,亦將有差不多的跌幅。

數十年前,英鎊曾是強勢貨幣,兌港元企穩於1兌16,但自從80年代初港元與美元掛鈎之後,英鎊兌港元的滙價便反覆下跌,及至2年前英國公投通過脫歐,英鎊跌至兌10港元以下。之後,曾隨着消息和美元的強弱勢而在1兌10左右反覆,至近日再次明顯企在10以下的水平。

一些港人喜歡把子女送往英國留學,英鎊滙價下跌,有助使費減少,但在英國投資置業者,則要擔心若出現硬脫歐,英國樓價會出現「蝕價蝕滙」的雙重損失。至於本來打算把子女送去英國者,對英國政局和社會變化亦有所顧忌了。

坊間有一種說法,約翰遜是「英國特朗普」,兩人都是金毛頭,政見上也是民粹主義,而Donald一向力撑Boris,讚後者敢向歐盟說不,而後者也要依賴美國老大哥的支持,今後才可能立足於強國之林。

約翰遜推動脫歐公投成功,其中一招是恫嚇英國選民,宣稱當土耳其加入歐盟之後,會有大量廉價的土耳其勞工湧入英國,而不少英國人對於穆斯林移民早已有顧忌,因此,約翰遜的反土耳其移民的立場,得到當時不少英國人的響應。然而,至今土耳其仍未能加入歐盟,似是脫歐派作出來的一場虛驚而已。

其實,約翰遜排外的立場還是遠遠低於特朗普,至少他沒主張完全排除新移民。不過,也要留意,保守黨一向不想負起對殖民地時代港人及他們後裔的責任,只答應給予5萬「港人精英」及他們家人居英權,其他在港出生港人的護照,都變成是BNO旅遊證件了。近期,一些示威分子向英國請願,包括要求居英權,對此,約翰遜不會給予任何承諾。

約翰遜今後更加親美是必然的,脫歐之後,英國必須盡快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從而作為建立與其他國家貿易關係的參考。

約翰遜爭取北愛話語權

作為真正的脫歐分子,約翰遜不可能同意留在歐盟關稅聯盟。不過,雖云不怕硬脫歐,但約翰遜還想爭取歐盟對「北愛後備方案」的讓步,表面上,他不支持北愛爾蘭留在歐盟關稅區,然而,當無計可施後,若能使英國今後有權選擇何時結束「後備方案」,應該也是約翰遜可以接受的。

歐盟雖說無意再重新談判,但亦不想冒英國硬脫歐的風險,因此又願意延長所謂的死綫。不過,對約翰遜來說,他理應爭取歐盟在3個月後的死綫前妥協,從而仍可能實現軟着陸,否則,若是硬着陸,他可能也要步May姐的下場,或者要提早大選。

脫歐明顯是英國人一個錯誤選擇,因此,若約翰遜無法令歐盟讓步,理應提早大選而不是硬脫歐,而硬脫歐將是歐洲大陸與英倫三島的雙輸,同時會令國際金融市場出現另一場大動盪。

(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