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鄧偉棕
鄧偉棕

勇武

發佈時間: 2019/08/05

40多名示威者,在7月28日被捕及被控暴動罪,令人感到很傷心。自今年六月以來,不少示威者勇武抗爭,但其實也無甚麼大殺傷力武器,勇武只是衝擊;這有別於和理非的抗爭。

我是一個和理非,一方面是理念如此,相信通過和理非的感召,長遠會有成果;但另一方面,我也不得不承認,和理非其實骨子裏也是「維穩」的,不希望社會太過動盪,即或在雨傘運動的79天佔領,社會大致上仍是平靜的。但勇武抗爭就不同了,我們無法估計每星期六、日晚遊行示威後會有何種衝突。

勇武抗爭,如果純是為了發洩不滿,當然不可取,也不需要在此討論。

勇武抗爭如果是手段,究竟要爭取的目的是甚麼呢?在6月12日,似乎因為勇武,換來政府暫緩修訂《逃犯條例》;但因果是否如此,暫時仍無法知曉。可是其後多次的衝擊行動,很難說衝擊是為了成功爭取五大訴求,因此衝擊的目的並不明確。相反,每次衝擊均有勇武者受傷、被捕。另外民意隨時可能因「厭戰」而逆轉。總的來說,如果勇武純粹作為策略,未必有短期實效。

勇武抗爭,也可以本身就是目的,即不是為了達成某種成果,而只是顯示出不屈服的態度︰損毀立法會及中聯辦的標誌,就是不屈從於中央及特區的轄制。

勇武者希望和理非加入支持勇武。就和理非而言,不與勇武割席就已是同行了,但如果沒有具說服力的策略或目的,其實是很難要求和理非加入戰團的。我這樣說,並不是批評勇武,而是要指出和理非和勇武也想不到有甚麼好策略。目前似乎應該停一停,再作檢討。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