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鄧偉棕
鄧偉棕

對未來的想像

發佈時間: 2019/08/26

我的一位友好經常認為,保住下一個50年不變(即到2097年),是香港重大議題;那是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以前,我當時已告訴他,這雖然是一個重大議題,但我身邊的朋友,不會有人關心。到了最近,他終於同意,這個題目應該「收檔」。

香港人對未來,難有樂觀的想像。不要說2097年那麼遙遠,連2027年將會如何,也沒有人有把握預測。

退休終審法院法官烈顯倫,在法律界德高望重,但他最近就社會狀況表達的意見,卻仍然是停留在1997年那時的思維。他認為,其一、香港在實力上不能同中國鬥,所以也不應同中國鬥,應盡量引發「良性互動」;其二、要爭取香港繼續保持司法獨立,直到2097年。

這種對未來的想像,在1997年是頗為普遍的;當然,那時只能想像,如果現狀能維持到2047年,就已經十分好了。可是,到了今天,中國步步進逼︰過關要查手機,並要參與示威遊行者寫悔過書;國泰航空要臣服,更要禁止員工參加示威遊行等等,香港人已經退無可退了,還想像「現狀可能會維持到2097年」,是完全不現實的。

同樣,如果特區政府及既得利益階層,對未來的想像,仍然認為總之搞好民生經濟,或是搞甚麼大灣區聯合,而觸碰基本體制問題,香港仍然可以一如既往,繁榮下去,也同樣是完全不現實的。

林鄭要搞甚麼對話平台,但政府與(大部分)香港人對未來的想像,根本南轅北轍,想通過這個平台解開困局,注定失敗。(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