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潘少權
潘少權

澳洲人#為大英帝國#戰死沙場

發佈時間: 2019/08/30

上星期提到遠在地球之南的澳洲,在殖民地時代努力學習做典型的英格蘭人,並願意為大英帝國做任何事,甚至上戰場。例如墨爾本Coop's Shot Tower是子彈工廠,供大英帝國用。他們希望遠在倫敦的權貴,以欣賞的眼光來看待這片遙遠的土地,而不要把他們看成殖民地,以為是財政負擔。「我們思考整個帝國,一起稱之為英格蘭,我們就知道這也是個合眾國。這合眾國內也有整齊劃一的偉大人民,同一種血緣、語言、宗教與法律,只是分布在不同的空間裏。」

澳洲和英格蘭不僅語言種族一樣,而且血緣宗教也相同。澳洲雖然遠在地球之南,卻是英格蘭的雙胞胎。他們努力學習做一個典型的英格蘭人。像《Another England: Life, Living, Homes and Homemakers in Victoria》(01869)的作者說︰「這裏的生活方式、思想個性,都是徹頭徹尾的英格蘭式,由服從的法律到遵奉的習俗,由建造的房屋到居住的城鎮,由支持的制度到從事的行業,跟英格蘭十分相似。」

Charles Rooking Carter在《Victoria, the British El Dorado or Melbourne in 1869》裏,索性說澳洲人就像在模仿老英格蘭!

他們說英格蘭獨一無二,令他們引以為傲,年輕人幾乎同樣珍惜這情感,即使他們不像土生土長的英國人,亦從未踏足祖先的土地上。歷史學家Tristram Hunt說很少有城市像墨爾本般,對英格蘭充滿敬愛之情,因自己是大不列顛的一部分而感到自豪。

墨爾本銀行家兼文人Henry Gyles Turner,在描寫維多利亞女皇1887年登基50周年時說︰「墨爾本歡慶的熱情,在大英帝國內沒有一個地方可以比得上。」

可惜遊子有心,女皇無意。1880年維多利亞省省長Robert Service希望「英格蘭將殖民地看為大英帝國一員」,但他們十分失望,雖然自己和英格蘭人一模一樣,但倫敦的權貴視他們如陌路人,甚麼血緣和仰慕之情只換來冷淡和漠不關心。

雖然如此,1914年戰爭爆發,33萬名澳洲男人自願參軍幫英格蘭打仗,墨爾本當然不甘後人。當時愛國激情與殖民地熱情迅速淹沒了這座城市。不到一年,六萬名澳洲人戰死歐洲,身葬他鄉。當年墨爾本《時代日報》報道:「他們已證明自己配得上大不列顛民族最崇高的傳統。」

Coop's Shot Tower現址活化後叫Melbourne Central,是墨爾本最受歡迎的購物中心。其吸睛處理是設計,在Coop's Shot Tower側新建了辦公大樓,又蓋上一個高84米拱鋼結構的玻璃天花,把整個Coop's Shot Tower由室外變成室內,把傳統工廠變成現代商場和博物館,而大英帝國亦已成為歷史。

(本欄逢周五刊登)

Melbourne Central

Melbourne Central 內有一大時鐘,每15分鐘都會播出一個音調,每小時有雀鳥鳴聲的音樂表演,遊人都會駐足觀賞。

撰文: 潘少權 喜旅遊 穿梭南北東西 愛讀書 探索中外古今
欄名: 天地#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