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向美國總統求救?

發佈時間: 2019/09/13

對於上世紀70年代火紅一代的青年們來說,去美國領事館示威是家常便飯,主要是反對美國向日本私相授受釣魚台,偶爾也會是由於反越戰,當年美國領事館人員大多不會理睬示威者,但卻也准許他們進入領事館範圍內。那時候,進入領事館反而較安全,因為若在街頭遊行,隨時會被警察追打,當年是英國殖民地時代,沒有集會遊行的自由。

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和保衞釣魚台運動充滿民族主義色彩,包括不滿殖民主義者的歧視,但遊行集會是不合法的,1971年4月10日,警方首次在中環拘捕了21名保釣男女,他們在日本大使館門外和平示威,但一舉牌便被警察制伏,全部拉上差館,之後押上法庭控以非法集會,其中不少大學生來自中大,事後大家笑說由馬料水鄉下地方出來的「不懂走位」。

殖民地時代 學運反美

同年7月7日,更多青年學生在維園和平集會保衞釣魚台,主要是拿孫中山先生的人像,唱《釣魚台戰歌》和喊「釣魚台,我們的」等口號,洋警司威利帶大隊人馬殺到,他一聲令下身先事卒,揮警棍見人便打,頭破血流者和當場被捕者眾,集會者四散逃命,警察追到銅鑼灣在街上打人,一些看熱鬧或路過者亦不能倖免。事情鬧大後,香港親政府的主流媒體也轉軚,替年輕學子們說些公道話,之後的保釣示威,經過申請警方不反對後,也得以舉行,這應該是不反對通知書的起源。天網恢恢,威利警司後來涉重大貪污罪,自身難保。

保釣運動帶來了70年代一系列的社會運動,香港這個殖民地社會也逐漸要談公義了,及至80年代中英講數協議97回歸後,殖民地政府也開始講民主化,及多談自由和人權。然而,很難聽到會有親美的學生運動,在學生們眼中,美國一向是欺侮別國的帝國主義者,簡稱「美帝」。

97回歸實行一國兩制22年後,「美帝」終於在香港青年運動中「平反」了,殖民地時代也變成是「理想國」,但英國在脫歐忙於內鬥,因此,一些青年學生就請求美國透過立法保護香港人免受中共及特區政府「迫害」,他們紛紛黑布蒙頭,手拿美國國旗,操去美國領事館請願,對方也很開心地派員出來接信。之後,部分人到中環港鐵站示威,用暴力來證明破壞的力量!

美國有線電視頻道CNN的記者,也主動報道了香港示威者對特朗普寄以厚望,一些示威者舉着特朗普總統的畫像,有寫上「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ong Kong」的英文字句,CNN記者覺得有點兒異想天開,指出特朗普早就表態不想介入中國與香港的事務,認為習近平會懂得如何解決云云。

《香港人權法》勢難通過

美國國會兩大黨有議員又再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由國務卿代表行政當局每年提交報告,若中國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侵犯香港的人權和民主權利,則美國便應予以制裁,包括針對一些官員,而最嚴重的是撤銷根據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使香港不可以再享有優惠的經貿待遇,與中國大陸看齊。

示威者認為,新法案可以對北京和特區政府施加龐大壓力,令到他們讓步。究竟這樣是否便能嚇到北京暫且不表,然而,特朗普卻很可能是法案的阻力而不是推動者。因為就算美國參眾兩院都通過議案,總統可以行使否決權,而除非兩院均有三分之二的議員支持議案,才可以推翻總統的否決成為法案。但由於明年便是美國大選,大部分共和黨議員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因此,他們不會逆特朗普的意思。

制裁香港 無人能倖免

現時,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得到親美青年的響應,特朗普可以順勢利用香港作為與北京討價還價的籌碼。然而,特朗普一向講的是利益而不是道義,隨時會把親美青年們「出賣」,因此,美國傳媒也把青年們對特朗普的請求視之為一場笑話!

若撤銷香港作為自由經濟實體的特殊地位,到時,美國對香港也會徵收高關稅,及限制貨物進口,香港整體經濟將受損,這種「攬炒」的主張,只會損害全體香港人,亦會禍及在港美國商界的利益,因此,至今我們看不到特朗普對親美青年的訴求有正面回應。事實上,美國國會要通過針對香港的新法案,還要有很多程序要走,不會由於親美青年的請求便會快速實現。(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