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王弼
王弼

不忘初心

發佈時間: 2019/10/08

香港發生自二次大戰後的最大社會動盪和危機,港人很容易墮進自我中心的迷思,為何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香港身上?香港完了,一切都回不了頭?我認為,香港的動盪絕非單獨事件。

事情的根源,是政府急於通過《逃犯條例》,我的疑問是︰why now?為何不在1997年?而是要等回歸22年後才想強行通過?你相信真的是因為一個陳同佳,政府就大費周章?或是美國發動貿易、科技以至金融戰,逼得某一方面着急了?

那邊廂,港交所理論上是私人股東所擁有,但事實上身負特殊任務,所以港交所不惜天價利用股東資本,企圖收購倫交所,懸念頓時消失。

現在特區政府引用的《緊急法》,權力比《逃犯條例》更大,理論上香港境內所有資產,都可以被凍結充公。《逃犯條例》其中一大爭議,是政府可以按情況凍結逃犯的資產,所以《緊急法》的通過,可以說是不忘初心,一切仍是按劇本行事。這個世界,歸根究柢,都是錢作怪。香港的原罪,就是擁有埃及妖后的嫁粧和全球數一數二的集資能力,在兇禽猛獸的環伺下,我們的命運,不在自己的掌握。

正如,如果活在1941年下旬的香港,問事情如何收科,香港政府可以做些甚麼,紓難解困,事後回看,問這樣的問題根本是多餘;不過身處其中,問這樣的問題,卻是理所當然。總之,能把世界的事情聯起來,以高角度分析問題,便不難預測,作為個人,下一步該怎麼走。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易方資本首席經濟師,曾擔任工程師、智庫行政總監。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