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胡孟青
胡孟青

金融實驗白老鼠

發佈時間: 2019/10/11

不論特朗普,或者是沃倫,未來政策及展示經濟成就,靠的都是聯儲局,而事實上,後者可能更為激進。歐洲水喉大開,美國本月或最遲下月,隨時會重新擴大資產負債表,都是新寬鬆年代開啟的代表。

寬鬆政策勢更進取

現在的寬鬆,一定會比起10年前的更進取、更極端,有趣在於臨近轉莊之際,一眾歐洲各國央行的前高層近日就聯署一份備忘錄,對德拉吉大罵不是,亦無形之中,令其繼任人拉加德有一定掣肘。這封聯署直指,德拉吉早年斷錯症、落錯藥,更直斥他對通縮的看法,因為歐洲從來沒有通縮風險。這群立場鷹派的央行前官員聯署認為,寬鬆政策傾斜照顧資產持有人,但造成更大潛在社會及資產市場風險,相關批評已經頗耳熟能詳吧。

事實上,歐洲央行政策事到如今,評價參差,甚至負面多於正面,所引伸的,並非是做與不做的問題,而是制衡及問責。負責財政的官員要向領袖及國會負責,但中央銀行所強調的獨立性,既可以美其名是實施獨立而不受干預的政策,但在另一角度而言,根本是運作一個獨立實驗王國,錯誤政策不能糾正,卻可繼續獲得延續。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撰文: 胡孟青 港媽、財經評論員
欄名: 留給囝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