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陳葒
陳葒

解釋

發佈時間: 2019/10/17

本欄從逢星期四刊出改為隔星期四刊出,捧我場的朋友,上星期看不到我的文章,還以為我被噤聲了。這段日子確實是比較敏感,朋友有此擔心也可以理解。就算我在個人面書上以較含蓄間接的近體詩來表達感受,也惹來不少是非指罵。

有家人和朋友看到了,都擔心我會惹出文字禍,也會影響「補天」的籌款和義師招募。他們都勸我不要post和政府唱反調的詩。我跟他們解釋說,這場亂局是每個香港人都有責任和義務去承受苦果的共業,沒有人應該置之事外而獨善其身。要我假裝一切如常而言他,或刻意保持沉默而護己,或以一些漂亮但空洞的話語作不置可否的表達,我會更痛苦。

我並不是認為自己的觀點絕對正確才寫詩,我只是為了表達我的所信所仰。我也不是為了要指摘當權者而寫詩,我只是為了表達我的所感所思。文弱書生,手無縛雞之力。怯懦大叔,心多後顧之憂。寫幾首拙詩為大時代作個小人物的記錄,已是我這個書生大叔在當前唯一能做而又敢做的事。如果連這一點小事都不去做,我將無法直面自己的內心,無法直視自己的靈魂。

話說回來,如果僅僅因為我在這場亂局中寫了幾首指摘當權者的詩就沒有人會捐款給「補天」,就沒有人肯來當義師幫助基層兒童,那麼,「補天」的消失也很合理。

因為,這樣的香港也不配有「補天」。

(本欄隔周四刊登)

撰文: 陳葒 「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創辦人‧前中學校長‧青少年及兒童文學作家
欄名: 道是無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