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如何解決香港困局?

發佈時間: 2019/11/29

香港區議會選舉在高投票率的情況下,建制派出現崩塌式慘敗,由佔有大多數議席變成只剩下1成許席位;反之,打着泛民旗號的候選人絕大部分都能勝出,包括一些從來沒有從政經驗的年輕政治素人,反映出香港主流民意支持社會運動的基本訴求,及遷怒於支持林鄭政府的建制派人士。

民意其實非一面倒

民主選舉要服輸,所謂「黑色恐怖」影響選情,只是跌落地找沙子,宜真正檢討敗選原因。林鄭也承認民眾對政府的不滿害苦了建制派,這比較實事求是,但她似乎也無意作出重大改革以應付反對派的訴求,使暫時恢復相對寧靜的社會局面仍可能重新墮入暴力對抗。

本來,區議會主要應關注地區民生問題,但今次獲勝者大多以政治理念作為宣傳,而選民仍選他們,反映出對政治現狀十分不滿。不過,也要留意,表面上是民意一面倒,但實際上,支持泛民和建制的比率大約是58%對42%,只不過在單議席單票制之下,這個距離已足以令泛民獲得壓倒性大捷。這是泛民方面要明白的事實,若不懂得知所進退,民意向相反方向逆轉也可以是很輕易的事情。

建制派過去一向更重視地區民生工作,而泛民的支持者相對來說對區選的興趣不大,致投票率偏低,因此建制往往可以在區選取得勝利。然而,在持續5個多月的社會運動中,反對派的訴求並未得到政府的積極回應,加上有不少年輕人首次登記為選民,令到選舉變成一次對林鄭政府和建制派的信任投票,因而出現了貌似十分懸殊的選舉結果。

然而,也要留意,經過理工大學一役,社會上對暴力抗爭及任意破壞已頗為厭倦,因此,區選才可以在和平的環境下進行,對香港來說,若反對派能回到和理非,而政府願意展開認真對話,則相對和平的社會環境還是有可能實現的。如今,反對派透過選舉找到出路,明年便是立法會選舉,因此,和理非的主流應盡量游說勇武派勿再做破壞社會損人不利己的「攬炒」行為,否則,明年民意也可能由於對社會的破壞影響到更多市民生計而逆轉過來。

港面臨倒閉裁員潮

香港經濟已進入技術性衰退,旅遊、零售和餐飲業等在社會亂局下經營困難,失業率持續上升已是必然的事,若暴力抗爭再度恢復,則在年尾和春節前,將出現嚴重的結業潮和裁員潮,到時失業者可能會進行另類街頭抗爭,使局勢更難收拾。

我認為,要說服勇武派回歸和理非並不容易,然而,勇武派經過幾個月的街頭抗爭及不少人被捕之後,也需要休整。這確實是進行和解的時機,而各方應好好地把握這個機會。

選舉是根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進行,泛民現時突然發現他們也可根據現行的選舉制度有機會取得立法會的控制權和左右特首選舉的結果,說明了香港特區本身已有民主機制,而要爭取加強民主權利,也必須信守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而所謂自決或依靠西方爭取獨立,只是毫無出路的幻想。

美國國會通過了《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恫嚇制裁香港,但每年還要聽取國務卿的報告才作出決定,一向對華強硬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特朗普的指導下,也表態讚賞香港在和平有序下根據《基本法》進行了民主的區選。這反映出特朗普政府暫時也不想由於香港問題而與北京翻面,而北京在抗議美國干預內政之餘,亦不想把香港問題與中美貿易談判掛鈎。畢竟,雙方都有需要及早停止關稅戰升級。可以預見的是,特朗普不會否決香港法案(編按︰特朗普昨日已簽署《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但只要中方對港不進行軍事干預,美方也不會打殘本身也有重大利益在此的香港。

須成立獨立調查會

成立由大法官牽頭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是絕大多數香港人的意願,這不是只查警方,也查外國介入,努力找出事實真相和避免日後重演。我也同意委員會應在事件告一段落後才展開工作,但林鄭應該表明願意成立這樣有權力的委員會,才可取回主動權。

由於對立者失去互信,對於香港局勢的變化,我基本上仍然不樂觀。但無論怎樣,香港作為中國特別行政區是會延續下去的,要爭取任何權益,都必須認識這個事實。我也希望內地官民明白到,香港支持反對派的民眾大部分也不認同港獨,切勿把陸港看成是敵我,而是應建立更廣闊的統一戰綫,爭取大多數人對國家和一國兩制有信心。

(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