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似水流年

發佈時間: 2020/01/08

何女士的爸爸已經過世了十多年,可是她對他一直懷恨至今。即使自己已經50多歲了,但內在小孩仍然感覺很受傷。何女士順着我的提問,憶述童年︰一家在船上過活,父親重男輕女,幾個弟弟做錯事,受罰的卻是她,她的回憶中盡是莫名其妙就被爸爸懲罰的畫面。小時候她十分委屈,一股對爸爸的怨氣一直下不了。

我引導何女士轉動椅子,好讓她面對一張空凳,然後幻想當年的爸爸就坐在面前,靜候她把未有機會說的話說出口。她合上眼睛,未語淚先流,好一會才道︰「阿爸,你知唔知你成日令我好驚?點解細佬有錯要罰我?有一次你將我倒轉,半個頭浸入海水,我真係好驚,我發噩夢都聽到水聲。」她心中的怨懟終於化成語言,連同如潮水般的眼淚排毒一樣傾瀉下來。

然後我邀請她坐到對面,嘗試代入爸爸的角色,向她自己道歉︰「阿妹,對唔住,其實我都好錫你,我從來無諗過要真正傷害你,我將你浸入水,但我雙手把你的腳踝抓得很實的。」何女士的回憶有了新的註腳,那個腳踝被抓的觸感令她能用一個全新的角度審視父女關係。治療尾聲時她說︰「原來說到底爸爸都是疼我的,我長大後有經濟困難他馬上幫助我;當年他是不懂教,可能他已經盡力了。」再困頓的回憶,放下了,留下只有似水流年的思念。

(本欄逢周三刊登)

撰文: 楊健恩 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臨床心理學家
欄名: 心晴百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