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潘少權
潘少權

南極#坐飛機去#有甚麼好看

發佈時間: 2020/01/17

南極,一個必去的旅遊目標。

「有甚麼好看,一片白濛濛?」有朋友這樣形容南極。

對,鋪天蓋地的白,卻原來是最好看、最迷人的,是一個去完仍想再去的地方。

「去南極,大風大浪,好多人都暈浪,而且十分辛苦。」

對,我也容易暈浪,正因如此,我才拖了很久。幸好,參加了一個頗具特色的南極旅遊,是坐飛機去的,體驗十分不同。

大部分人都是從阿根廷或智利,少數由新西蘭坐船進入南極,那兩至三天單程航行可用驚濤駭浪形容,因而令許多人卻步不前。

我選擇了一個由智利最南部城市Punta Arenas,坐飛機進入南極的Frei Station,然後才坐船進入南極Antarctic Peninsula和South Shetland Islands的旅程。好處是首先避開了來回三至四天,經過Drake Passage顛簸不堪、辛苦至極的航程。第二是節省了來回時間,便可多出天數留在南極大陸,而且還可以從高空上看到南極大陸,那體驗是很特別的。

這個團只在南極每年夏天的11至2月,每星期只有兩班飛機可以飛進去。亦因為智利是最接近南極大陸的國家,而Frei Station位處King George Island,又是最接近智利,若天氣許可,兩小時航程便可飛到南極。不過,旅程也有風險,正因為是坐飛機,若遇上天氣情況惡劣的話,行程可能隨時取消。若坐船的話,則沒此天氣風險。

我們凌晨三、四點在Punta Arenas酒店梳洗,把行李交給工作人員,預先穿上進入南極時的衣物,走去機場,然後等待……等待天氣。簡單的說,就是天氣許可的話,便立刻登機起飛。

飛去南極的時間是兩小時,飛機是螺旋槳飛機,可坐約100人不到,而我們坐的船Ocean Nova,最多也只可以坐67個旅客。這67個人來自世界不同角落,其中最深刻的一對,好像兩婆孫,卻原來他們並沒有血緣關係。年長的老婆婆,美國人,70多歲。50多歲時去過一趟南極,她十分雀躍,返回家後跟子女朋友們分享,怎知大家都沒有甚麼反應,唯獨這個五歲小朋友聽得着迷,還問了許多問題。就是他着迷的樣子,讓老婆婆70多歲再去南極時,還把如今已是十幾歲的少年人也帶上。

幸好,一切順利,登機時每個人都十分雀躍。南極,多麼令人期待!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從高空上看南極,難得體驗。

幾個年輕人在機場上等登上南極的飛機時,玩紙牌消磨時間,他們認識不足一小時,已像熟朋友般玩得投契。

撰文: 潘少權 喜旅遊 穿梭南北東西 愛讀書 探索中外古今
欄名: 天地#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