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潘少權
潘少權

南極#臥虎藏龍#海上墳場

發佈時間: 2020/01/20

不好意思,上星期五寫坐飛機去南極應是噴射機,不是螺旋槳機,自己記錯把去格陵蘭時的飛機錯配了,請諒。飛南極的機型較小,因King George Island的Frie Station的機場只是一片碎石硬地,不適合一般民航機降落。

一落機,人人顯得雀躍,急不及待的拍照打卡;跟着還得走2公里到海邊,坐橡皮艇上郵輪。這幾艘橡皮艇是我們之後每天早上下午,負責接駁我們來回郵輪和南極陸地的交通工具;她還有一個漂亮名字,Zodiac。

行程是7天6夜,我們坐的郵輪Ocean Nova,不是五星級豪華郵輪。她是舊船,卻也五臟俱全,接待旅客不多,約70人,但船員卻有70人;所以整個旅程互動機會多,十分熟絡。

行程屬Boutique Style,幾個人一組坐一艘橡皮艇,每天上下午都登岸,每組有兩個船員。他們既駕駛、照顧我們上落船,又負責我們登岸後的解說和所有安排,十分細緻。從他們身上,先感受到他們對南極充滿激情,解說生動有趣;又讓我們在有限時間有限空間中,在陸地上又有充分自由度。

此團最引人入勝的是他們,個個臥虎藏龍,來頭不少,有National Geographic的攝影師、有英國Imperial College的生物教授、有曾深入過南北極的嚮導、亦有專家學者和旅行專業人士;他們每日都會簡介將去的地方,有何特別和需注意的地方。

他們亦在航程中舉辦不同性質講座和活動,既介紹南極生態,野生動物,宣揚海洋保育和保護南極信息。他們知識淵博、經驗豐富,令人讚嘆。

我們不是參加坐幾百人一艘大船的南極觀光團,而是小班教學的南極生態遊。

我們坐飛機,就是為了避過了航經Drake Passage的狂風惡浪。Drake Passage是南美洲最南端Cape Horn和南極陸地之間的海峽,是世界上最闊海峽,闊度970千米,最窄也有890千米;同時,又是世界上最深的海峽。

但這海峽卻是世界上最惡劣的海上航道,風暴頻繁難測,又異常惡劣,海水冰冷,歷史上便有500多艘船隻在此沉沒,兩萬多人葬身深海,故稱「海上墳場」。

即使我們已飛越了Drake Passage,直到了南極King George Island,但開船後的第一個下午,還是感受到10米巨浪的威力,不得不返房間躺在床上休息。

南極,既神秘迷人,亦恐怖嚇人。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撰文: 潘少權 喜旅遊 穿梭南北東西 愛讀書 探索中外古今
欄名: 天地#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