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潘少權
潘少權

南極#烏克蘭基地#慶祝聖誕

發佈時間: 2020/01/22

「你們是我們過去七個月來,見到的第一個人類。」說這話的,是我們在南極登上烏克蘭基地時,那幾個基地人員跟我們說的話。他們臉上仍帶拘謹,但掩不住他們心裏的快樂。

不錯,我們南極之旅中,臨時加插了這個行程;既稱臨時,就不在計劃資料。我們參加這個南極旅程,其中一個特色就是船長會因應天氣情況而隨時改變行程。

烏克蘭南極基地Vernadsky Research Base位於南極Galindez Island,是一個不到一公里長的島嶼,位於阿根廷群島Wilhelm Archipelago東側。基地四周除了白雪,便是企鵝,甚麼也沒有。它是在1903至05年被由法國南極探險隊發現的,以阿根廷海軍司令Ismael Galindez命名。1905年,被英國探險隊正式編進地圖;到1947年,在島上建了小觀測站,稱為F站,乃1957至58年國際地球物理年期間的重要觀測站。於1980年後,因英國陷入衰退而被廢棄。

因為維持一個基地運作,又沒有甚麼經濟價值,而英國在南極也有不少基地,於是廢棄。但根據南極公約,任何人登上南極,所有從外面帶進去的東西,離開時都要拿走。所以,放棄南極基地,等同要將基地上所有設施,包括一粒螺絲釘也要拿走,費用不少。於是1996年英國把基地賣給烏克蘭。

烏克蘭,一個在歐洲東部內陸國家,為何會對南極有興趣?這也就是今天南極有公約的一個理由了。南極是一個未開發的處女地,資源豐富,卻又不屬於任何國家,因此有能力的國家均以不同理由,或多或少的介入南極。所以即使基地如何老舊,也有人會接手。而興建一個南極基地,所費也不少,於是英國與烏克蘭一拍即合。

「你們過去七個月在做甚麼?」相信我們所有人都會問烏克蘭人這個問題。參觀一個南極基地,大家都喜出望外;基地不大、舊,設施不足,尤其他們吃的儲糧,除了罐頭,就是罐頭,看得出生活相當艱苦。雖然他們口口聲聲說有互聯網,可以和家人和世界緊密聯繫,但在一個荒蕪之地真的不容易。

那一個黃昏是Boxing Day,更叫人驚喜的,我們不在餐廳內吃晚餐,而是在甲板上吃自助餐。船就停在烏克蘭基地對出海面,船長還邀請烏克蘭基地的工作人員來和我們喝啤酒、吃烤肉,一起慶祝聖誕節。

他們話不多,但充滿喜悅,令這一個南極行程再添上一段深刻而難忘的回憶。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撰文: 潘少權 喜旅遊 穿梭南北東西 愛讀書 探索中外古今
欄名: 天地#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