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鄧偉棕
鄧偉棕

具名反抗

發佈時間: 2020/02/03

武漢肺炎至今沒有緩和迹象,疫情短期內只會加劇,個案不斷上升。這幾天市民感到的惶恐比2003年沙士時期更厲害。當年學校也停課,但日常商務大致維持,但現在香港幾乎變成死城。

我們應對武漢肺炎的反應也與當年截然不同。當年雖然政府同樣犯錯(遲遲不肯強制隔離懷疑病人),但醫護齊心抗疫,並沒有公開反對政府,但醫護今次的反應卻大大不同。由於中國經濟已強力發展,由中國各地把疫情帶到香港是必然的事,但特區政府遲遲不肯封關(當然,就算封關,港人及有特別需要者仍可進出),令香港人、特別是前綫醫護感到十分氣憤。醫護更發起聯署,表明如政府不封關就會發起工業行動。

而且今次的反對聯署很特別,是具名聯署,其力量非比尋常。醫護願意具名聯署,其實是豁出去,把自己的聲譽都押上去,不怕失去道德高地,更不怕面對狙擊(相反,警察蒙面不肯公開身份,害怕他人追究);長遠而言,也不怕面對秋後算帳。

試想想,在中國具名(其實也很難匿名)報告疫情,可能只是訴說身邊發生的事情,也被指造謠生事,下場不堪,可見具名反抗並不容易。

在這瘟疫蔓延時,醫護具名反抗,可見他們(及我們)有多絕望。我對他們表示敬意,十分支持。(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