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潘少權
潘少權

簡明世界史#包容理解#Pyrrhic Victory

發佈時間: 2020/02/07

如果這篇文章的標題用「李嘉誠也看的書」或「超人寫序推薦的書」,一定吸睛,而且收視率一定甚高。

此書乃著名歷史學家E. H. Gombrich宮布利希《寫給年輕人的簡明世界史》,可不是學校的歷史教科書,而是一本歷史故事書。單從第一章的題目用的「從前從前……」可知一二。

我們該以甚麼角度讓年輕一代認識人類的歷史?是政治權力的鬥爭?是經濟資源的掠奪?還是宗教勢力的擴張?我們希望透過歷史教育以及歷史書籍的寫作傳達給年輕一代甚麼信息?是彰顯前人的光榮事迹?還是藉着不同的人類歷史經驗,引導年輕一輩去省思愛與公義、美與眞理如何能更具體地落實在全人類的生活中,讓人性的軟弱得到警醒,歷史的錯誤不再重蹈覆轍?

作者Ernst Hans Josef Gombrich一生充滿傳奇,1909年生於維也納,猶太人,在大學攻讀藝術史以及古典考古學。當年在奧地利謀職機會渺茫,1936年赴英擔任Bibliothek Warburg的圖書館創始人。二戰爆發,他在BBC擔任監聽工作,負責監聽德國納粹的廣播宣傳,並譯成英文。戰後,他回到併入倫敦大學的沃柏格研究院工作至退休,曾擔任古典傳統史教授,並擔任牛津、劍橋和哈佛大學的客座教授。這書是他讀完博士學位後,每逢周日在維也納森林散步時、陽光下、女朋友面前朗讀的書稿。女朋友(即他後來的妻子)Ilse Heller十分欣賞。

此書於1935年出版後廣受好評,內容涵蓋人類浩瀚變幻、風起雲湧的歷史長河,但文字簡潔、筆調輕鬆、脈絡清晰,難怪出版幾十年後,讀來仍饒富趣味。

作者另一本《藝術的故事》(The Story of Art,1950年初版),至今已印行16版,銷售量超過200萬冊,並繙譯成18種語文,同樣為膾炙人口的經典著作。

為甚麼李嘉誠先生會替此書作序,應該由讀者自行發掘。他在推薦序言中引述作者在出版50年後的小記︰「在這個許多民族共處的小小地球上,有一點是不可忽視的︰重視寬容和互相體諒的自我教育。」李先生說大家都不希望戰爭,但歷史卻充滿Pyrrhic victory,即是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贏,結果慘勝的例子不勝枚舉。

最後他說和平不是理所當然,需要相互的理解和包容,如果歷史經驗能夠告訴他一些甚麼,他認為這是最重要的。際此風雲變幻時,是否別有一番滋味?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撰文: 潘少權 喜旅遊 穿梭南北東西 愛讀書 探索中外古今
欄名: 天地#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