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方健儀
方健儀

戴口罩,瘀到爆?

發佈時間: 2020/02/10

上周說到在外國買口罩時,目睹令人感動的一幕,本周不如說說,我跑到這世界邊端撲口罩及戴口罩的心理關口。

我到過荷蘭、芬蘭及愛沙尼亞共四家藥店,為了省時兼不懂外語,我極少逐排貨架自己找,而是直接問店員︰「你們有沒有外科口罩?」但每次發問前,我都有點戰戰兢兢,因為隨着武漢肺炎疫情擴散,應該每天都有過百黑髮黃皮膚的客人問過同樣問題。在芬蘭一間藥局內,說廣東話的人比當地人更多,我做好心理準備,被外國人痛罵兼標籤︰「又係你班友,搶晒我哋啲口罩!」

結果可能我較幸運,四間藥店的店員不但沒有黑面,而且非常友善,當中三家有貨,其中一家N95口罩是天價,130歐元20個,即1,100港元,我放棄了。其餘兩家都不便宜、不完美,但可以接受,店員們亦耐心地講解不同口罩的層數、功能及耐用度,言談間大家都感慨口罩已經斷貨,臨走時不忘叮囑我們注意身體。心存感激,之前緊張的心情亦略為放鬆。

買口罩的關卡通過了,戴口罩是另一個心理關口。縱使歐美陸續有確診個案,但當地人不甚流行戴口罩,咳到甩肺都甚少戴,有說是因為荷蘭在部分地方實行「禁蒙面法」。所以,在巴士鐵路或轉歐洲內陸機時,丈夫與我戴口罩都甚為礙眼。記得我們由芬蘭飛到荷蘭,旁邊坐着一位荷蘭男士,其他乘客上機看到我倆皆哈哈大笑,用荷語跟身旁的男士大聲講大聲笑。當然,雖說身體語言是世界語言,但我不懂荷語,不能確實推斷別人是否在譏笑我們。

另一天我在芬蘭街頭戴口罩,一名男士友善地向我高呼︰「You don't need this in Finland!(你在芬蘭不需要口罩)」,我懶得解釋,在攝氏一度低溫下禮貌地回應︰「Because I feel cold!(因為我感覺寒冷)!」我想,即使礙眼,但個人健康及公眾衞生要緊,在不干犯別國法例下,我不能妥協,多大的心理關口都要跨過。學葉童話齋︰「咪住!要唔要落糖漿,由我話事。」同樣地,戴不戴口罩,一樣由我話事。

抗疫,我不全然為自己,而是為大眾負責,在香港亦然,在世界任何地方亦然!(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方健儀 傳媒工作者,包括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傳媒顧問等。
欄名: 破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