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雷鼎鳴
雷鼎鳴

為何特朗普要暫停對世衞的撥款?

發佈時間: 2020/04/17

為何特朗普要暫停對世衞的撥款?

特朗普突然說要暫停撥款給世衞,在世界抗疫的緊張關頭,竟要削弱一個世界最權威的應付疫症機構,各國都不以為然。每年美國給世衞的款項只是區區4億美元,沒有美國供款,世衞也絕不會關門大吉,特朗普為何這樣做?他舉的理由是世衞辦事不力,相信中國稱讚中國,還偏袒中國,但2月初特朗普在中國疫情最嚴重時也有稱讚中國,為何前後矛盾?

這倒要先從美國某些政客及傳媒不同時期的論述說起。在1月底2月初武漢封城不久後,中國的疫情最為惡劣,新增感染人數日日上升,美國及甚至香港一些跟着美國調子起舞的人便抱有一種看法︰小小的一個病毒,中國政府便搞得一塌糊塗,可見其制度有深藏的缺陷。在2月中以後,中國抗疫的成功已無法視而不見,美國政府的心態卻起着微妙的變化︰連中國也可應付到的病毒,美國有先進的醫療系統,當然更可手到擒來!在歐美的疫情迅速印證了驕兵必敗這一千古至理名言,到了3月中以後,疫症在歐美大爆發,美國政府心理上無法承受,但很快便又找到新的說法,既然此疫情連歐美也控制不住,中國怎可能做得到?所以中國的數字一定是假的!

反映美國社會嚴重焦慮

貫穿上述論述只有一條邏輯,便是美國或西方高人一等,中國不可能做得比他們好!但這條邏輯的正確性卻遇上一個障礙,具有權威性、包括有美國專家在內的世衞調查團2月中到了中國,經過仔細研判後,卻對中國的做法讚不絕口,並認為中國封城、社交隔離、建醫院等等措施落實得極好,其他國家應學習中國的經驗!我們可回頭一看,歐洲也很虛心,肯接受中國的經驗及醫療隊的幫助,只是時間晚了一點,而美國則連測試劑及防護裝備也沒有準備好,世衞要美國政府參考中國已被證明有效的強力措施,這還了得?雖然某些州,例如加州,一向不太給特朗普面子,3月中便在一些地區實施並不徹底的封城,並因而減低了感染率,但世衞的訓示與特朗普政府所希望宣揚的論述背道而馳,卻使美國政府十分惱火及被動,暫停供款及指罵世衞,便成為美國甩鍋他人的必然動作,否則大選在即,特朗普如何能自圓其說?

想深一層,美國不顧事實的甩鍋,其實正反映出這個社會的嚴重焦慮感。這焦慮感的來源還不單止於害怕中國的經濟從後急速趕上,美國人民對自己深以為傲的體制感到懷疑,可能才是焦慮的深層次來源。近年世界出現了所謂「民主退潮」現象,據Freedom House的數據庫,能被評上為民主政制的國家正在減少,近月美國的民意調查機構皮尤(Pew)更發現,美國有46%年齡在18至29歲的年輕人認為政府由專家管治會更好,這很可能反映出對特朗普不學無術但卻被選出來的不滿。這趨勢其實早已顯現,根據一篇2016年在《民主學報》刊出、作者是Foa與Mounk的論文所發現,在2011年美國已有24% 16至25歲的年輕人認為民主政體是治理美國的一種很壞或壞的方法,要知道,這份刊物是由與美國政府關係密切的「國民民主基金」(NED)所主理。

美國的國際地位正衰落

美國在國際上能否起到典範作用?有個叫Eurasia Group Foundation的組織,調查了中國人對美式民主的嚮往程度。調查的問題是,「在未來的20年,你希望你的政府會變得更近似美國的政府嗎?」2019年10月,53%的人希望如此,18%的人不希望。到了2020年2月15日至3月3日(美國疫情尚未爆發),希望有此改變的已急跌至28%,不希望改變的則上升至39%。美國的軟實力正在衰退。

美國著名的經濟學家薩克斯(Jeffrey Sachs)最近在梵蒂岡的一次會議中有段極敢言的演說,他指出,全世界除了美國外都支持多邊主義,美國支持單邊主義,把自己政策強加於人,是唯一例外,在聯合國所有相關議案的投票中,美國都遇到185票的反對票,支持美國的少數國家也是因恐懼美國才這樣做。他認為自2017年以後,美國已變得非常危險,必需要弄走特朗普,世界才安全一點,他認為在當前只要各國不理會美國的威脅,美國其實也無可奈何。

此種觀點指出了美國的國際地位正在衰落。美國的知名知識分子如是說,總也反映了美國人民對當前情況及甚至體制的不滿,而選出特朗普的正是這體制,美國人怎會不感到焦慮?

人性使然,自己感到挫折,發洩方法之一是甩鍋,我們大可見怪不怪。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