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古錦榮
古錦榮

性交接觸都要減?

發佈時間: 2020/04/24

性交接觸都要減?

在未知還要熬多久的疫情下,有兩種情緒已隨病毒散播流行:無助與焦慮。減少社交外出,多了時間在家中,但每天見你多一些並不保證每天愛你多一些。「以往她埋怨我經常夜歸,現在應酬完全停止,每晚回家吃飯,睡眠時間也比過往長。兩個人在床上時間多了,自然多了身體接觸,但我提出性要求,她卻以健康衞生為由拒絕。」

在床上被拒絕,當然不是味兒,於是他以冷漠的poker face回敬,隱藏被拒絕的難受失望之餘,同時令太太忐忑。男人很多時就是這樣,可以表達不滿憤怒,卻難於呈現脆弱受傷。在焦慮情緒下,有些人會進食過多,有些人卻食慾不振;性愛也一樣,焦慮不安,有人想要更多,有些人卻失卻胃口。

「難道疫症一日未完,兩夫婦在床上也要保持距離?」他有點躁動地說。或許,這不是應該與否的是非題。透過做愛可能感染的何止COVID-19,還有其他性病,所以重點不在於應否做愛,而是你與性伴侶的身體狀況,以及彼此是否單一性伴侶?

「但如果太太帶着焦慮跟你做愛,難以放鬆投入,你會覺得愉快滿足嗎?」性愛不僅是生理快感和宣洩,還有親密和慰藉。在焦慮不安下,伴侶的情感聯繫更顯重要。伴侶間可以沒有性交,但不能沒有親密。若能有身體接觸或擁抱,可比平時做多一些;若在床上時間較長,可花多點時間作緩慢激情的撫摸。放鬆地裸體相擁,必定比帶着poker face性交,更富營養。

曾聽過一句話︰「A couple can manage without sex far easier than without touch.」疫情下除了防止感染,還要防止「逆」情。

原文轉載自etnet《經濟通》

http://www.etnet.com.hk/www/tc/health/index.php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