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抗疫如何收放自如?

發佈時間: 2020/05/15

抗疫如何收放自如?

香港剛開始放寬限聚令和限客令,及準備與廣東及澳門進行三地恢復有限度通關之際,本地連續23日零確診的紀錄卻被打破了,無外遊紀錄的66歲婦人、她丈夫及其外孫女證實感染,而在兩個居處的部分家人亦有病徵,反映社區可能仍存在隱形帶菌者和傳播鏈,這對香港抗疫是一次重大警號,引起部分市民恐慌。不過,當成功抗疫的中國和南韓也出現病毒反彈的案例時,香港爆發零星個案是可以理解的,說明抗疫是一場持久戰。

按實際情況 調節防疫措施

由於陸續有港人回港,近期有零星輸入個案,加上部分回歸者可能是無症狀的感染者,整個城市不等於已無病毒存在,當發現新本地案例後,最重要是在病人居住的大廈進行徹底消毒,隔離有關的密切接觸者。但萬一又出現群體感染,則可能要重新收緊限聚令。無論如何,既然再有新症,當局和專家們宜反覆提醒民眾盡量留在家中,及在公眾場所要戴口罩及勤洗手。

內地和韓國是最先爆發病毒的國家,亦是最先把局面基本上控制。然而重啟經濟活動後,隱藏着的病毒可能反彈,中韓應對之策是設法中斷傳播鏈,把帶病毒者找出來,這是防範第二波疫情爆發的必要手段。例如南韓近日又發生酒吧群組感染,導致百多人確診,當局努力追蹤相關的5,000多人,務求把他們隔離,首爾酒吧區也要再次關門。

相對於中韓,香港一向不算很嚴厲,從來沒有封區徹底追查可能的帶病毒者,而是見招拆招,當出現酒吧感染時便禁止公開賣酒;當沒有新案例便恢復,但客人要有規有矩。今次出現新本地個案後,專家們對於是否要加強隔離有不同看法,主流意見是暫時毋須急於改動,但萬一演變成社區感染,則不得不嚴謹處理。

初期曾被國際盛讚抗疫成功的新加坡,由於「佛系抗疫」失靈,守不住外勞宿舍,之後只得任其傳播,淪為東南亞的重災區。新加坡是彈丸之地,當發生第二波大爆發後,根本無能力進行大規模隔離,只寄望外勞宿舍最終實現「群體免疫」。新加坡爆不完的情況,也可能在歐美重演,歐洲一些國家的疫情剛到頂回落,美國的案例仍在大幅增加,但當政者「徇眾要求」,紛紛進行解封;而西方民眾一向習慣不受束縛,不少人不戴口罩便外出活動,因此就算現在疫情暫時減弱,日後再大爆發的可能性仍大。

多檢測 找出無症狀帶毒者

若長期封關鎖國,對經濟打擊極大,這是各地當政者寧願選擇在抗疫時也復工復業的主因。然而,恢復經濟活動要嚴守抗疫基本原則,包括戴口罩、消毒品供應充足、人與人之間保持適當距離、群聚活動可免則免。

香港自爆發疫症以來並沒有停止所有經濟活動,有賴市民的防疫意識很強。因此,若只是發生零星個案,也毋須過分緊張,應對新個案做好嚴格排查,避免進一步擴散。較佳的做法是多做檢測。現時香港的病毒檢測屬於被動型,但既然可以花幾億元每人派一個可重用的口罩,倒不如鼓勵市民主動進行檢疫,以便查出及隔離一些無症狀或低症狀感染者,使隱密傳播的可能性減至最低。

現時廣東省偶有案例,澳門地小守得最好,若香港只有零星爆發,則三地商旅的往還也宜不受影響,按原定計劃逐步恢復。港資的製造業大多在珠三角設廠,管理人員有必要往來兩地,一些廣東商人也需要來港辦事,只要造好檢測確認沒帶病毒,便可讓商旅陸續恢復往來,對三地經濟會有幫助。當然,生命安全始終應置於經濟利益之上,若任何地方再成疫埠,則只好封關,或至少如現在般往返都需要隔離14天。

沒有人可以確知何時才雨過天青,只要人人做好本份,香港可以繼續成為全球抗疫的模範城市!

(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