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方健儀
方健儀

把我灑在青草地上

發佈時間: 2020/06/08

把我灑在青草地上

我是一個百無禁忌的人,生老病死話題從不迴避,但不少人總會把「死亡」列為忌諱,一旦觸碰到這個話題,不是以一輪機關槍「啋啋啋啋啋……」回應,就是斥責「大吉利市(舌累)口水講過」。

可是,近年有不少年輕朋友遽然離世,往生的事情當然沒有通盤計劃,在世的人調節情緒時又手足無措,後事大搞?細搞?不搞?不知道。廣告有云︰「咪住,落唔落糖,由我揀!」既然是當事人做主角,應否搞,怎麼搞,都應該由他/她頭腦清醒、健健康康時先揀定。正因為如此,近日我與丈夫放下禁忌,談談往生的安排。

我離開後,在世的人為我安排甚麼,其實我一無所知,亦感受不到。所以我叮囑他不要送我到「大酒店」,不要為我舉行任何儀式,也不用做紀念冊。既然我們沒有兒女,不如簡單地把本應費周章的金錢,全部捐贈慈善機構,把自己想幫助別人的精神延續下去,更為長存及實際。

那我的骨灰怎麼辦?從小到大都住在石屎森林,我一直嚮往大自然的生活,因此請丈夫把我帶到翠綠的撒灰公園,我便可以長期與青草為伴。還以為丈夫離開後會與我一起,誰料他說他喜愛大海,與魚一起暢泳,所以往生後要到海裏去。大概他今生對我對得悶了,我故作生氣,但當然尊重他的選擇。

當我們商討化作輕煙的善後時,我也扚起心肝做一件事,就是登記成為母校中文大學的「無言老師」。一直想做但沒有動力去做,因為沒有迫切性。但近年我深深感受到誰也不能掌握下一秒,想做便要及時兼主動。有人問過我,假設你只剩一日命,你這刻想做甚麼?我毫不猶豫地答︰一件不可能的任務。今生今世我沒有可能當醫生,就讓我離開後,遺體當上醫生的「老師」,也是不枉此生。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方健儀 傳媒工作者,包括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傳媒顧問等。
欄名: 破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