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古錦榮
古錦榮

若伴侶當陪睡師助人治失眠,你會……

發佈時間: 2020/06/08

若伴侶當陪睡師助人治失眠,你會……

晚上,如果有陌生人睡在你身旁,你會更易入睡還是因警覺性提高而更難入睡?

售賣陪伴服務的,除了出租情人,還有登堂入室的陪睡師。陪睡師是一項新興職業,工作是陪人睡覺,令客人感到溫暖,促進客人入睡解決失眠問題。雖然用身體在床上為客人提供服務,陪睡師強調不是性工作者,只是滿足精神上的需求,不會與客人發生性行為,最多也是做個實體人形攬枕給客戶分享體溫,以助入眠。

每個人都有自主權選擇職業,但身邊伴侶卻可能因為你的自主而吃不消。內地有一男子,對於女友做睡眠治療師的心情十分掙扎。雖明白失眠者之苦,但女友要在凌晨往陌生人家中上班,他十分擔心她的安全。他要求在女友客戶樓下等她放工,卻遭她拒絕。她反問男友是否不信任她?是否當她做小姐?男友後來發現她提供「陪睡」服務,憤怒質問,她卻覺得很受委屈,強調一直專業沒有過界行為,要求男友尊重她的職業。當她協助別人解決失眠,身邊男友卻因她而忐忑失眠。

人與人之間相處,會按關係和熟悉度有不同程度的身體距離,越過了應有的身體界綫,心理會產生不安,這是自我保護的意識和本能。與陌生人同床貼身睡在一起,遠遠超越陌生關係的社交界綫,她卻強調自己工作沒有過界行為,是否矛盾之說?抑或她的道理唯獨她具智慧明白,別人都看不透的黑暗中,只有她望見星光。

她強調自己有清晰工作界綫,卻忽略了伴侶關係的界綫,只能夠容納親密身體接觸在伴侶間出現,難以公開跟別人共享,因此這不是誰信任誰的問題。

她有否欺騙他,只有她才知道真實答案,又或他願意相信那一個答案。但如果伴侶關係中只看到「我」而忽略「我們」,這段關係的未來只會籠罩着看不透的漆黑。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