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國泰如何才可飛出谷底?

發佈時間: 2020/06/12

國泰如何才可飛出谷底?

特區政府宣布救國泰(00293),標誌着當前香港航空業處境十分困難。香港從來沒有要求市民足不出戶,而限聚令和限客令也放寬了,令到餐飲業重獲生機。然而,香港差不多仍全面封關,與廣東省和澳門的往來也要相互隔離14天,等於杜絕大部分客人。航空服務方面,除了香港市民之外仍然不能入境。在此政策下國泰自必要食穀種,估計每月要蝕20多億元,若沒有新注資拯救計劃,恐怕不久便將難以營運下去。

高折讓供股確保順利完成

國泰今次資本重組得以成事,主要靠獲得政府牽頭,由土地基金出資273億元,包括買入優先股和認股權證及供日後可換股的過渡貸款,其餘117億元由大小股東供股,合共390億元。計劃實行後,不影響太古(00019)、國航(00753)和卡塔爾航空3大股東的地位;政府行使認股權後,將擁有國泰6.08%股權,只會派兩名專業人士作監察員加入董事會,但不會干預國泰日常運作。財爺預期今次投資的回報率將為4%至7.5%。我想,今後是否能順利套利很難說得準,但支持國泰主要的考慮是維持香港作為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若國泰倒去,香港便沒有本地航空旗艦。

牌面上,高折讓供股對股價構成壓力,但較低的供股價,才有吸引力令供股得以順利完成,及使國泰原有主要股權不變。政府購入的主要是無投票權但可享有優先派息權的優先股,有利於公帑得到較大保障。當然,若她在兩三年後繼續虧損,優先股的股息也可能變成有拖無欠。由於現時立法會內尖銳對立,可能搞到國泰倒閉了也未能通過撥款,因此由「土地基金」出資便可立即實行計劃。

經營環境較外國公司惡劣

獲得注資後,加上管理層願意減人工,員工輪流放無薪假,有助國泰的經營可維持較長時間。至於是否需裁員和收縮經營規模,要由管理層按實際情況定奪。國際航空業界估計,要到2023年才可望開始回復疫前的正常水平,故未來一兩年國泰繼續蝕本是大概率的事。其實國泰處境較其他大部分國家的航空公司差,當經濟活動陸續恢復,其他國家部分內陸航班已可再飛,令部分航空公司的股價得以大幅反彈。

然而,香港只是一個城市,當全球疫症還處於高水平時,國泰能恢復的航綫很有限。同時,政府的封關令仍然很嚴,只准許持香港身份證者入境。這種情況改變之前,國泰大部分航班仍要繼續停擺。

現時港澳台和大陸的疫情已基本受控,最先恢復海陸空通關的應是大中華區,若及早達成互認的健康證明,便可讓商旅恢復往來,重啟相互的經濟活動。至於其他國家,可視乎各國疫情的受控程度,亦可透過互認健康證明逐步恢復通關。

在現時的抗疫形勢下,不可能追求絕無疫症的理想環境,而只要輸入的個案能及時在過關時截獲並加以隔離,便是可以接受的安排了。世紀疫症下不可能全無風險,為政者要把風險降至最低,但也要願意承擔一些風險,否則香港只能長期封關,旅遊相關行業將難有起色。

持1手國泰小股東怎麼辦

國泰供股大小股東均是11供7,表面上公平,但對持股量不多的小股東們其實很不公道,供股規定不設碎股,持1手即1,000股的小股東無權供股,眼白白看着權益被攤薄,可能迫使他們及早沽出套現。事實上,若不是持有11,000股及其倍數的股東,在供股後都會有不同程度的被攤薄。當然,小股東們也可申請額外認購不同手數,但能否獲批並無保障。經營環境仍差,供股辦法不公平,將遏抑國泰短期內的股價。中長綫而言,要視乎疫情變化,及政府如何在抗疫和經濟恢復方面取得平衡。

(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