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建築不可承受之輕

發佈時間: 2020/07/24

建築不可承受之輕

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苦澀地承認了生命中不可逃脫之重。而自20世紀開始,雖然盛行服膺功能美學的包浩斯,強調厚重合理性混凝土樣式的現代主義建築風格,但SANAA卻有另類想法:透過輕盈、曲綫、通透的形態,來承擔和化解建築中的沉重;以率性、純粹和感性來凸顯建築與生俱來不可承受之「輕」,原本硬朗而充滿陽剛之氣的建築,不可思議地散發出具女性陰柔(feminine)的美態。

自金澤21世紀美術館聲名大噪之後,SANAA以其白色曖昧、矇矓通透的美學席捲歐美和亞洲城市,完成了許多巨作,更於2010年在瑞士洛桑落成的勞力士學習中心,一舉超越其恩師伊東豊雄,摘下當年的建築桂冠普立兹克建築獎。

在勞力士學習中心內,SANAA嘗試用誘人的曲綫來創造出更自由的空間,順應地形,將樓板與天花捲曲起來,漫步其中猶如置身於自然的丘陵和原野般放鬆和自在。

或大或小的14個圓形孔洞所形塑出來的中庭,活像是一片剛剛切下來,布滿發酵穿洞的新鮮芝士。藉由空間的開放與自由,成功構建均質又帶延伸性的流動空間,既是結構又是空間,既是地景又是建築形象,呼應現代主義建築巨匠Mies van der Rohe之設計美學。

妹島和西澤的白色魔法,可比喻為葡萄酒和料理之Mariage主張,恰到好處的平衡、千錘百煉的純粹,兼備Bouquet(熟成)的味道,流露既果斷又溫柔的建築世界觀,的確令人耳目一新。

疫情反覆,大家不妨留在家中閱讀更多建築師的創意。在今天只能舉起「一張白紙」的動盪時代,惟有閱讀使人自由,慰藉心靈。「讓文學發揮存在式的功能,讓追求輕盈的歷程成為對於生命之沉重的對抗。」--伊塔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閱讀建築篇之五)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陳晧忠 建築是生命的舞台,在表達和塑造人的價值觀和孕育理想。
欄名: 筆講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