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黃金衝2000美元的故事

發佈時間: 2020/07/31

黃金衝2000美元的故事

世紀疫症成為了黃金的最好朋友。今年以來,以美元計價的黃金已上升了接近3成,直逼2,000美元大關,現時根本沒有專家會說這是一個很大的阻力位,大多看一年後見2,300至3,000美元,即是還有高達50%的潛在升幅。

目前利好金價的因素確實很多,但我作為黃金長期大好友,卻要提出少少忠告,不要忘記唯一的壞消息,那就是金價累積的升幅已經很大,滿街都是獲利貨,部分是以槓桿買入。就在金價衝向2,000元之際,亦見有大戶套利,出現小型過山車,金價一度回落至1,910,然後回升至1,950左右爭持。這等於市場已提醒一眾玩家,短綫仍可能有較大波動。實資買金當然不用理會短期波動,在動盪時代,長坐不放及每當有較大型回吐便增持是最佳策略;至於炒期金、炒孖展,則各顯神通,各安天命了。

貨幣量化寬鬆 助長金價堅挺

疫症專家告訴我們,紙幣表面可能有病毒,間接說明持有銀紙有很多不划算之處。早前美元還強勢時,持美元有理由,但隨着聯儲局無限量的量化寬鬆印炒,兩大黨不斷加碼利民紓困挺經濟,零息的美元也開始走弱,美元指數向90撤退,故黃金和其他貴價金屬更有上升動力。

美元轉弱不等於其他貨幣就會轉強勢,在接近零息及量化寬鬆下,歐元可能只是死貓彈,至於新興市場貨幣也無保障。貨幣是否真正金錢,現時已有更多懷疑。而當先進國家都在大印銀紙及用赤字財政來撑經濟或利民紓困時,短時間可能由於經濟滑落而看不到通脹苗頭,但一旦疫症開始受控,例如疫苗成功研發、經濟復甦預期,均足以引發通脹,到時人們對銀紙就更沒信心,而金價還是會反覆上升。因此經濟師雖然大多認為明年經濟會反彈,但仍看漲金價。

事實上,病毒還在變種,疫情在高峰後可能仍有新高峰,有經濟師認為世界經濟可能會由於美元爆煲而導致新一輪金融危機,到時黃金才是最後的真正貨幣!

國際關係緊張 進一步刺激金價

當世界疫情嚴峻之際,各國本應齊心聯合抗疫,但特朗普胡亂抗疫失敗之後,卻轉而視綫針對中國,甚至要成立「全球反中共聯盟」,挑起新冷戰來轉移視綫,在11月大選之前,特朗普可能還會做更多冒險動作,製造危機以誘使美國選民不敢換總統,若出現兵戎相見擦槍走火的情況,金價更會進一步上升。

若地緣政治危機只是講多過做,很多投資者還是會熱中於股市炒作,但必然亦有求避險的人轉買黃金。事實上,不少大戶是兩手抓,既炒股也買黃金,在廉價資金源源不絕下,兩者都被推高,各種實物資產朝着泡沫的方向前進。

金價近期的急升與更多投機分子加入炒作有關,他們沒有足夠的資金,卻利用槓桿炒作,因此金價在升至創歷史新高後出現較大波幅,要回試上一輪、即9年前的高位。10年前,商品大王羅傑斯老師預期金價在10年內會升至2,000美元,當時金價只是剛升越1,000美元。但一年後,金價便急速炒上1,900美元水平,主要是由於不少投機大戶不斷加好倉,大眾也以為金價可以升破2,000美元。結果大投機家索羅斯早在到頂之前已暗中不斷沽貨獲利,當金價回落後,更大手沽低,令到牛市結束,之後金價持續回落了好幾年。

「新」「老」投機大王鬥法的故事

當時有這麼一個故事︰話說普爾森在金融海嘯前沽空次按債券大賺特賺,變成億萬富豪,被坊間吹捧為「新投機大王」。某次,索羅斯專誠約普爾森喝茶討教。席上索羅斯大讚普爾森,自認已老了,要向普爾森學習。普爾森很開心,大談如何看好黃金,索羅斯表示同意。之後索羅斯公開吹噓看好金價,兩人似是聯手炒高,但普爾森在到頂回落後仍不斷買入,在2015年輸到斬倉離場。之後差不多是半退出江湖,轉作個人投資,不再管理公眾基金。

不過,年初爆發世紀疫症後不久,普爾森的投資披露顯示他又持有大量黃金和金礦股,以及製藥股,部署似乎很正確。他何時又與索羅斯在市場上較量呢?好戲還在後頭。(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