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雷鼎鳴
雷鼎鳴

慎防香港變成另一個貝魯特

發佈時間: 2020/08/14

慎防香港變成另一個貝魯特

上周二貝魯特發生特大爆炸事件,死了超過220人,傷了6,000多人,近30萬人的居所幾乎被夷為平地。事緣有等同1,155噸TNT炸藥的硝酸銨爆炸起來,真正的爆炸原因仍有爭議,但可能是有人不守規則把煙花與大量硝酸銨放在附近。在爆炸前,黎巴嫩政府已飽受財赤困擾,經濟嚴重衰退,爆炸是雪上加霜。

多年來中東時局不好,我們常聽到的便是那邊有甚麼戰亂,或是有甚麼革命。貝魯特在2005年自己出現過一次相對和平的「杉樹革命」,但其他地方的革命卻不一定能避免破壞,伊拉克有過「紫色革命」、烏克蘭有「橙色革命」、格魯吉亞有「玫瑰革命」,當然更有「阿拉伯之春」等等,這些地方的經濟遭到摧殘,戰亂頻仍,我們不免望之卻步。貝魯特雖也經歷過戰亂,經濟下行,但她與其他地方有些不同,有人稱她為「中東的香港」,既有此稱號,我們理應多了解此城市,看看有甚麼問題香港要引為警惕。

持續動亂掩蓋輝煌

貝魯特是黎巴嫩首都,面積不大,中心地方加上近郊也只是67平方公里,香港是她的16.5倍;人口也少於香港,高峰期可能達到220萬人。黎巴嫩近半人口在貝魯特,但此國近年確遇上困境,GDP早已出現負增長,政府欠債高達近GDP的150%,外債393億美元,工業生產在2017年負增長21.1%。但貝魯特依然是個發達城市,黎巴嫩在2017年的人均GDP用購買力平價計算約19,600美元,貝魯特因是首都,應比這高一點,按世界銀行的標準,這已是發達地區的收入了。

與香港一樣,貝魯特是個金融中心,有銀行,也有個貝魯特股票交易所。她是一個海港,是地中海西面的航運中心。她的經濟屬於自由市場體制,自稱崇尚自由貿易,但我對此懷疑,她關稅重,入息稅也不菲,很多事辦起來都收費昂貴,貪污盛行,所以我們不能簡單地把她與香港類比。不過,她也有些指數頗為亮麗,黎巴嫩人均壽命78.3歲,醫生密度每千人有2.03人,比香港高出3成。她也是中東的旅遊要地,曾被多個國際排名列為世界最值得訪問的城市之一,但當然這是在較和平時才適用。在人才培訓上,貝魯特卻是有真材實料,她是中東的學術中心,貝魯特在海外的僑民也人才輩出,我的舊同事陳繁昌校長告訴我,此城市也稱為「地中海之珠」,大多數人能說多種語言,加州理工學院聞名世界的「火箭推動實驗室」(Jet Propulsion Lab)的主管Charles Elachi、汽車公司雷諾-日產的主席與行政總裁Carlos Ghosn(此君多年前到港巡視公司業務,曾找人約我討論香港與內地經濟,但他近年因逃稅,被日本檢控,後棄保潛逃回黎巴嫩)及美國東北大學校長Joseph Aoun等,都是一些世界級人物。就連美食與流行文化,貝魯特也是領導潮流。

不過,貝魯特的輝煌很大程度地都被她的動亂所掩蓋。1943年,黎巴嫩從法國的管治下獨立出來,一直至1975年,她都是間斷地經歷繁榮與不穩,從1975至1990年更持續內戰。黎巴嫩人有61.1%信奉伊斯蘭教,33.7%是基督徒,在內戰期間,貝魯特城西為伊斯蘭教據地,城東則為基督教據地,城中心成為無人之地,稱為綠綫。內戰後和平也非踵至,貝魯特人民宗派主義嚴重,互相不和,政局時好時壞,加上當地有不少真主黨人,與鄰國以色列常互採軍事行動,戰亂難以真正止息。2020年黎巴嫩人口估計會銳減6.68%,每1,000人中,移民淨流出的高達88.7人,看樣子,他們是要離開這國家以避禍了。

民主制度無助解困

從上可知,貝魯特自有她的獨特風華,很多方面與香港相比都不遜色,但為甚麼她的經濟會持續下滑、社會持續不穩、人民爭相逃離?她的政制是民主共和制,除罪犯外,21歲或以上全民有權投票,這也可看出,民主制度解決不了她的困難。除了位處中東這火藥庫,隨時受戰亂威脅外,她的宗派主義,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可持續打15年內戰的景況,都對這有3,500年歷史、美麗的古城構成嚴重破壞。

香港尚未出現因宗教而生的宗派主義,但去年的黑暴已警示我們,動亂離我們不是這麼遠。香港不大可能出現與外國的戰爭,有中國這超級強國在,誰敢侵略香港?這世界恐怕只有美國勉強有實力作此想像,但香港有8萬多美國僑民居住在此當「人質」,一旦局勢緊張,中國不讓美國在港「撤僑」,人命關天,中美兩國怎可能在港打起來?所以香港本土大可不用經歷貝魯特或中東其他地方的戰亂。不過,從貝魯特歷史可見,人民的分裂對立,一樣可把一個璀璨的城市弄得不成樣子。前車可鑑,香港的攬炒派實應放下其有破壞無建設的路綫,團結才是愛護香港的行為。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