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雷鼎鳴
雷鼎鳴

香港的金融中心會否「走向地獄」?

發佈時間: 2020/08/21

香港的金融中心會否「走向地獄」?

上周特朗普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又再大放厥詞,他認為經美國制裁後,香港的金融中心會走向地獄,而且在中國手上的香港,沒有人會在那裏做生意。

美國的有識之士不會如上胡言亂語,但特朗普這種喜歡往自己臉上貼金的病態卻早已貫徹在他的政府中。2018年9月彭斯發表了篇演說,一樣是不看真實數據,卻要貪天之功。當時他認為2000年至2018年中國經濟的崛起,主要得力於美國在中國的投資,但他卻不知道也不理會,2000年美國在華的直接投資總額只佔當年中國總投資額的1.1%,到了2018年,此比例更跌至0.046%,微不足道。對外國開放正確,但中國的經濟增長是靠自己的。我們可問同樣的問題,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建立,真的這麼倚靠美國嗎?

背靠內地 資金豐裕

在不同的層面上,香港已有世界3大金融中心的格局。香港股票市場的總值,大約是4萬至5萬億美元,視乎股價而定,位於紐約的兩個交易所、東京及上海之後,但已超越了倫敦的交易所(含英國與意大利)。首次招股得到的資金,卻屢創全球第一,再加上美國對中資企業不友善,有些企業轉來香港上市足可期待。在滙市上,香港是美元交易的世界第三大中心。香港也是國際上最重要的銀行中心之一,在港註冊的銀行或相關的金融機構達194間,世界100所最大的銀行有70所在港有業務。反觀紐約,只有50所銀行(加上分行倒是有765所),而且大多都是美國本土而非外國的銀行。

金融服務業的目的是要把有限的資金作出合理的配置,使其流向資金最善被利用的企業或個人手上,並把風險管理好。要成為一個卓越的金融中心,有兩個很重要的必要條件,第一是有大量資金可配置,第二是有活躍的實體經濟可把吸納到的資金變出豐厚的利潤。中國因為儲蓄率極高,每年新增的資金,遠超美國,亦高踞全球第一,香港位處資金最豐裕的地區,條件比紐約還好。中國的經濟增長率遠超歐美,快速增長有豐厚利潤的企業不計其數,香港這一金融中心,若面向內地,正是有實體經驗可依托。假以時日,當中國經濟板塊全方位地超越美國時,香港也未必不能勝過紐約。

香港的金融中心有優勢,但美國政府若懷有敵意,可否打沉香港的金融業?以美國目前的金融實力及美元霸權,若說美國對港的攻擊能力毫無實效,也非正確。香港有不少美資金融機構,她們的主要業務便是面向內地,並從中賺錢。打擊香港,等於也要衝擊這些美資利益,美國應避之而唯恐不及。我以前也多次說過,美國並無多少有效的板斧可用作破壞香港的聯繫滙率制度,而且就算有這些工具,也只會迫使港元與其他貨幣掛鈎及加快全球去美元化的速度,對美國有百害而無一利,犯了傻的才會這樣幹。

定位獨特 人才充足

要注意,中國近年積極研究由人民銀行作後盾的數碼貨幣,加上大數據的支撑,中國確有可能弄出一套新的國際收支系統,以方便、安全、高效去取代使用美元的習慣,美國若打擊港元,很可能會加快這個過程。

香港金融中心的定位確應是國際性的,但其成功與否,並非取決於美國,而是在於中國與香港自己。香港金融業目前還是比上海及深圳先進,但不要忘記,上海股市已大於香港,深圳也不遑多讓。香港的主要任務,應做到從國際上及內地吸納到資金,並將之配置到內地的企業或個人。面對內地才可使香港的金融業更具國際性。若無內地經濟,外國資金又怎會跑來香港?號稱世界最大國際金融中心的紐約,其實主要的服務對象也是美國本國。例如紐約交易所逾2,000所上市公司中,77%都是美國公司,她們的市值也佔了該交易所全部上市公司總值的73%。資金會流向有高回報的地方,香港的定位便應是把自己打造為國際及中國資金流向中國經濟體的橋樑。在此點上,美國的正面反面角色有限,中國目前還是很願意香港擔當中外橋樑的角色。

不過,這角色是否做得好,尚需看港人自己。香港已累積不少金融人才,近年不少這些人才來自內地,他們可能到過外國或香港讀大學,最後來到香港。若要香港的金融中心繼續發展,香港要有豐富的相關人力資源才行。這意味着年輕人把眼光放遠放大,學懂國情,並掌握專業知識,才可作出貢獻。若香港本地人做不到,因為有大量外來人才供應,只要社會保持穩定,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仍可發展,美國也阻不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